李宜心:从政府、企业内部、银行三方面解决企业融资难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李宜心:从政府、企业内部、银行三方面解决企业融资难

本文来源于 2019-01-13 13:10:00
字号:

今天在这里讲融资难,但是我们也关注到另外的声音,中国的债务率的问题,包括地方政府、企业整个负债率过高的问题,所以这实际上是比较多的一些矛盾集中在里面,更多有些是属于结构性的问题。”。1月13日,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董事长李宜心在“2019年中国制造论坛”上表示。

微信图片_20190113131517

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董事长李宜心

李宜心认为形成企业融资难有三方面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融资难首先体现为企业的资金困难,资金紧张又有几个方面的原因,比如说我们的生产成本上升,这方面是造成目前企业经营难的一个很大的原因,生产成本上升包括原材料、人工,还有包括其它税费的问题等等。第二个的原因,融资难的问题在企业不同阶段都同时又体现。对于已经做企业的来讲,我今天收缩100万,可能需要几十万的信贷,满足了之后,我们做企业的要希望收缩1000万,需要几百万的信贷,以后做一个亿。第三个是我们某些政策也会导致融资难不容易解决,比如说现在很多企业觉得一年期流动资金贷款,对企业帮助方面有一定的限制,大家都希望能够借中长期贷款,三年、五年更好,实际上对商业银行来讲,监管对这方面是有一个要求,银行不能够放过多的中长期贷款,必须要跟负债能够匹配。

李宜心表示从三个方面来谈融资难是如何解决:

既然融资难是一个综合原因造成的,从整个社会来讲还需要一种综合试错、综合解决,社会上形成的问题,我们政府应该可以有所作为,来解决企业资金紧张的问题。我们能不能增加一些供给或者改善一些制度、大型企业、龙头企业改变一些结算方式,我们政府这方面目前是可以做一些事情来纠正一些做法。

对企业内部来讲,我觉得我们作为企业主,还是要认清自己自身存在的问题,着力解决企业内部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来引导企业能够良性发展,好的企业银行都争着贷款,没有存在太多的贷款难的问题。

从银行方面来讲,如何来解决问题,我想首先第一银行要来服务制造业企业和实体经济,第一方面是在战略上必须把服务制造业这种实体经济写入我们的战略。第二个还是要确立这种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不是光以银行为中心,一切围绕我们银行利益最大化来做,服务制造业企业。第三个是比较要用心地解决制造业企业难的问题,就是要想办法来解决,包括我们在组织架构上要搭建能够符合我们的客户结构,符合市场需求的这么一个架构,来服务这个企业。我们的产品开发要适应更多的不同情况,针对不同企业、不同情况来解决它。手段上开发更多的一些新的科技,来满足企业的需求,特别是可以应用一些大数据来改善我们的作业,把有限的金融资源用到更有发展前景的企业身上,而不是用到那些经营不好的企业身上,这样来讲我们可能更容易解决问题。

以下是发言主要内容:

主持人:说到金融的问题,接下来我们就有请我们的李董事长,我想这是您应该去展开的一个话题了,现在可能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如何去支持民企融资是一个比较值得深思熟虑的一个话题。

李宜心:谢谢!大家好!今天讨论融资难的问题,我记得这个话题已经是在10几年前已经谈起来的,这是一个很长期的话题,我在2008年也讲过这个问题,融资难,过去存在、现在存在,以后应该也会存在,这是一个不变的问题。今天在这里讲融资难,但是我们也关注到另外的声音,中国的债务率的问题,包括地方政府、企业整个负债率过高的问题,所以这实际上是比较多的一些矛盾集中在里面,可能除了我们讲面上的问题之外,更多有些是属于结构性的问题。所以我从三个方面来讲融资难和如何解决?

第一个是融资难产生的原因,现在大家关注融资难,把更多的矛盾的焦点归结于银行业,我觉得可能我们要以一种更广泛的视野来看待这些问题,才能真正找出融资难的原因,而不认为整顿错了,看错病,抓错药,可能药房就不对。我想第一个原因是一个新的原因,融资难首先体现为企业的资金困难,正因为资金紧张才产生对融资的需求,资金紧张又有几个方面的原因,比如说我们的生产成本上升,这方面是造成目前企业经营难的一个很大的原因,生产成本上升包括原材料、人工,还有包括其它税费的问题等等。

第二个的原因,实际上我们中国所有的老板都有一个共性,我们都希望把企业做大做强,所以融资难的问题在企业不同阶段都同时又体现,我记得前段时间也有人讲,中国人10个有9个要当老板,还有一个在去当老板的路上,个个都想当老板,所以对融资的需求普遍存在的。对于已经做企业的来讲,我今天收缩100万,可能需要几十万的信贷,满足了之后,我们做企业的要希望收缩1000万,需要几百万的信贷,以后做一个亿。他不同阶段总是会产生不同的资金需求,所以这方面来讲也是一个长期存在的原因。

第三个是我们某些政策也会导致融资难不容易解决,比如说我们的一些监管政策,一方面我们政府要求我们银行大力支持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的问题,但是我们往往也看到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才能够做这个事情,所以我们监管一方面要求大家放水,另外一方面要求大家还要谨慎,还有很多的考核指标约束着商业银行的放贷,比如说现在很多企业觉得一年期流动资金贷款,对企业帮助方面有一定的限制,大家都希望能够借中长期贷款,三年、五年更好,实际上对商业银行来讲,监管对这方面是有一个要求,银行不能够放过多的中长期贷款,必须要跟负债能够匹配。

融资难的问题,我们企业内部的原因,我觉得这个可能大家讲得比较少,我觉得还是要讲,首先第一个我们企业厂商融资难,最难解决的部分就是企业自身经营收益没那么好,经营前景不那么乐观的企业,这方面是最难的一个群体。第二个我们很多企业经营不规范、不诚信也导致银行放贷的时候出现怕贷的心理。第三个信息不对称,银行要拨款,需要很多数据来支持,但是往往我们很多企业做这方面的配合的时候不是十分理想,很多数据不真实,或者说你提供的数据难以支持银行一些贷款的门槛要求等等,这是企业方面的一些原因。银行内部也有自己必须要反省的一些原因,包括我们很多银行可能更多的是以自己为中心,而不是以客户为中心,想客户所想,来解决一些问题,包括利率期限还有贷款条件等等,为什么会出现超贷、断贷等等情形,也有银行这种考核、运作的原因,如果出了问题,银行内部的一些运作的要求原因,所以大家也怕出问题等等。

如何解决融资难问题,既然融资难是一个综合原因造成的,从整个社会来讲还需要一种综合试错、综合解决,社会上形成的问题,我们政府应该可以有所作为,来解决企业资金紧张的问题。包括现在用工成本、材料上升问题,我们能不能增加一些供给或者改善一些制度,也包括现在一些三角债的形成,现在造成一些企业资金紧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些三角债的增加。大型企业、龙头企业改变一些结算方式,长期占用中小企业资金,也是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我们政府这方面目前是可以做一些事情来纠正一些做法,对企业内部来讲,我觉得我们作为企业主,还是要认清自己自身存在的问题,着力解决企业内部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来引导企业能够良性发展,好的企业银行都争着贷款,没有存在太多的贷款难的问题。不好的企业我们首先要从改善经营的情况下手才行。我们希望企业和银行之间各方面都加强,都能够达到一种规范经营、透明经营,让银行看得清楚我们企业的发展前景,我们企业的发展能力,来起到互信,解决融资难的问题更加好一点。

我经常也讲一个观点,只要是企业跟银行去把大家的情况和条件都能够摊开,我相信总能够找到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很可惜我们很多企业经常不愿意把自己的情况摊开给银行看,总觉得好像美国对着中国一样,导致大家信息不对称,比较麻烦。所以从银行方面来讲,如何来解决问题,我想首先第一银行要来服务制造业企业和实体经济,第一方面是在战略上必须把服务制造业这种实体经济写入我们的战略,我们长期必须要来做这个事情。第二个还是要确立这种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不是光以银行为中心,一切围绕我们银行利益最大化来做,服务制造业企业,我想从战略上讲,从理论上面讲必须要有。第三个是比较要用心地解决制造业企业难的问题,就是要想办法来解决,包括我们在组织架构上要搭建能够符合我们的客户结构,符合市场需求的这么一个架构,来服务这个企业。我们的产品开发要适应更多的不同情况,我们可能更多的需要一个良心之作,针对不同企业、不同情况来解决它,可能我们很多大型银行有些产品是自上而下发布的,调整起来有点难,但是我们说地方性的银行,这方面应该会有更多的作为。

手段上开发更多的一些新的科技,来满足企业的需求,特别是可以应用一些大数据来改善我们的作业,可以实现对企业的一些融资需求的基准,我们能够找到职业发展前景有好的产品,真正有这种融资需求的企业,把有限的金融资源用到更有发展前景的企业身上,而不是用到那些经营不好的企业身上,这样来讲我们可能更容易解决问题。

我们银行可以通过自己制造业企业,实体经济,达到双赢,达到银企双赢的局面,从我们南海农商行的实际来看,实际上我们也真正做到了这方面的结构,很多外地的银行比较奇怪,在佛山整个农商银行为什么能够占有那么高的市场份额?企业和政府认同度那么高,是比较奇怪的。我说了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佛山的企业结构以民营企业为主,我们很多民营企业都是在乡镇发展起来的,而这部分恰恰是我们佛山的地方农商银行长期专注服务的地区和对象,所以改革开放40年以来,应该说我们地方的农商银行和我们的企业是共同成长、共同发展。

上个礼拜我猜去看了一个企业,现在销售额是10几个亿,当时成长的时候,就从我借的那300万开始来起步到600万,最多的时候借6000万,现在销售额10几个亿,目标是明年、后年准备上20亿,现在这个企业经营得很好,借的6千多万全部还了,零负债,钱到就给货,收益非常好。所以我们长期服务这个企业,达到银企的共同发展,是我们南海本地规模最大,1860亿的资产规模,资产质量也很好,并不是因为服务制造业觉得风险高,我们现在不良贷款才1.19%,大幅度低于全国银行的平均水平,我们收益也很高。这些指标在银行里面,我们都是比其它兄弟银行的水平大概高50%,因为收益方面也能够体现。我们做银行来讲,我们用心、真心服务于制造业,既能够解决制造业融资难问题,也能够达到我们银行的发展,达到银企的共赢。谢谢!

主持人:李董,这个问题得您来回答了,您来自银行,跳水吗?

李宜心:刚才谈的货币政策,确实是一个比较高大上的东西,我们一般都是讲宏观调控两大政策工具,一个是财政政策,一个是货币政策,实际上这两大政策工具在过去整个中国的经济场合中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大家也感受到。举个例子2008年之后的金融危机,大家比较熟悉中国的四万亿,来投资基建或者其它方面的投资,就是财政政策。大家关注的都是这四万亿,但是四万亿背后的货币政策,大家谈得比较少,应用也比较少,实际上来讲这四万亿背后的当年的信贷总量远远大过四万亿,这块是大家不太关心的,媒体引导的问题,大家可能觉得少。我们不评论货币政策,实际上我讲的货币政策在整个经济场合中它确实发挥很大作用,很多企业对银行的运作不太了解,大家说贷款难,有疑问?是不是银行没钱贷款?银行降准了,我们又问是不是银行以后就全部可以贷,我觉得这都是对于银行的一个不了解的问题,或者说商业银行从来都不会没有钱贷,因为如果说银行没有钱贷,那是比较大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央行降准,包括去年提出降准,确实都有要求,叫做基准低挂,要把资金用在满足小微企业资金需求上,我相信各家银行都能够贯彻央行的要求,把资金真正往小微企业投放,但是最终效果如何,因为货币政策除了传导机制之外,还有一个评估机制,到底行不行,我相信有些专家能够评估,谢谢!

(编辑:李琳琳)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