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鸣:2019全球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但不会出现全面衰退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王一鸣:2019全球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但不会出现全面衰退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3-23 11:58:00
字号:

微信图片_20190323121750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王一鸣

财经网讯 “2019年全球经济依然面临比较大的下行压力,但是只要各种风险不进一步加剧,全球经济应该不会出现全面衰退。” 3月23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在以“坚持扩大开放 促进合作共赢”为主题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上如此表示。

王一鸣认为,当前全球经济风险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个是贸易摩擦的频发,正在冲击全球经济。二是全球债务水平居高,也增大金融市场的风险。特别是2008年以来,全球债务增加了差不多75万亿,全球的GDP只增加了24万亿美元。尽管债务上升的势头在下降,特别是中国的负债水平得到有效控制,但依然全球的债务水平还很高。高债务对利率变化极为敏感。在美元走强和国际金融市场利率走高的背景下,超低利率时期大规模负债的新兴市场将会面临巨大的本币贬值的压力和资本外流的压力。

三是国际经济政策协调的难度增大,影响全球的复苏进程。发达经济体谋求更加建立符合自身利益的国际规则和制度体系。但是掌控力下降,难以发挥主导作用。这个过程中,WTO正常运行受到干扰,G20机制也难以发挥实质性作用。另外,地缘政治动荡和大宗商品价格震荡也带来不确定性。

王一鸣表示,全球经济的变局中,担忧和焦虑的情绪在上升。不可否认,2019年全球经济依然面临比较大的下行压力,但是只要各种风险不进一步加剧,全球经济应该不会出现全面衰退。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的金融监管框架强化,金融体系稳定性提高,新兴市场外汇储备比较充裕,为应对风险创造了条件。

王一鸣谈到,从中长期看,三个因素对未来走势有很大影响。第一,新一轮技术革命能否成为推动全球增长和融合的引擎。信息技术和数字技术代表的技术革命在迅猛发展,智能化在强化,数字产品贸易,服务贸易占比提高。尽管信息技术革命也会带来结构性的摩擦,比如说对程序化就业的冲击。但是会提高全球的全要素生产率。

第二,国际经贸规则重构能否达成共识,并发挥正面效应。WTO也面临新的问题,应对非关税措施不够有效,处理服务贸易能力有限,数字技术和知识产权监管能力不足。164个成员国达成一致,决策效率非常低下。第三,全球化能否适应这种变化,并能进一步升级来形成新的全球经济秩序。

对于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推动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的问题,王一鸣解释,从技术革命到产业革命,中间可能有一个时间差。智能化的技术发展非常迅猛,但要向产业领域渗透,形成系统性影响,还有待时日。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一鸣:大家上午好。我主要想讨论一下全球经济面临的一些风险。

去年下半年开始,全球经济增势开始回调,大家对经济下行的风险担忧在增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两次下调了对今年和明年的经济预测。从高频数据向采购波罗的海经济指数来讲,全球经济增长势头减弱。全球同步复苏的态势在逆转,不同经济体的分化在加剧。

发达经济体内部,美国虽然由于减税的减弱,强劲的增长势头在减弱,但是表现还是要比其他经济体要好。欧元区的经济开始出现很多问题,特别是德国,作为火车头的德国,受外贸和汽车生产下降的影响,经济在明显回调。日本也比较低迷。新兴市场保持比较快的增速,但是也在下降。当前全球经济风险,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

一个是贸易摩擦的频发,正在冲击全球经济。主要经济体的贸易摩擦是否还在升级,WTO在去年9月下调了今年贸易预测值。IMF估算,如果贸易摩擦持续升级的话,对未来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会达到0.8个百分点。

第二个风险是全球债务水平居高,也增大金融市场的风险。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估算,我们现在全球的负债差不多要接近250万亿美元,是GDP的3倍,也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特别是2008年以来,我们的债务增加了差不多75万亿,全球的GDP只增加了24万亿美元。尽管债务上升的势头在下降,特别是中国的负债水平得到有效控制,但依然全球的债务水平还很高。高债务对利率变化极为敏感。在美元走强和国际金融市场利率走高的背景下,超低利率时期大规模负债的新兴市场将会面临巨大的本币贬值的压力和资本外流的压力。土耳其、阿根廷前一段的动荡反映了这个态势。

第三个风险是国际经济政策协调的难度增大,影响全球的复苏进程。当前国际社会处在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的重塑期,各国的博弈进一步加剧。发达经济体谋求更加建立符合自身利益的国际规则和制度体系。但是掌控力下降,难以发挥主导作用。这个过程中,WTO正常运行受到干扰,G20机制也难以发挥实质性作用。所以,这种彼此的协调,面临困难。另外,地缘政治动荡和大宗商品价格震荡也带来不确定性。

所以可以看到,全球经济的变局中,担忧和焦虑的情绪在上升。不可否认,2019年全球经济依然面临比较大的下行压力,但是只要各种风险不进一步加剧,全球经济应该不会出现全面衰退。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的金融监管框架强化,金融体系稳定性提高,新兴市场外汇储备比较充裕,为应对风险创造了条件。

从中长期看,三个因素对未来走势有很大的影响。

第一,新一轮技术革命能否成为推动全球增长和融合的引擎。信息技术和数字技术代表的技术革命在迅猛发展,智能化在强化,数字产品贸易,服务贸易占比提高。尽管信息技术革命也会带来结构性的摩擦,比如说对程序化就业的冲击。但是会提高全球的全要素生产率,也会进一步深化各国分工和合作,全球经济融合的趋势会因为技术发展进一步强化。

第二,国际经贸规则重构能否达成共识,并发挥正面效应。WTO成立以后,全球贸易是GDP增速的1.5倍,但是WTO也面临新的问题,应对非关税措施不够有效,处理服务贸易能力有限,数字技术和知识产权监管能力不足。164个成员国达成一致,决策效率非常低下。但是我们不管怎么说,多边贸易相对于双边贸易来说,它依然更有效。当前,WTO改革正在启动,虽然主要经济体利益诉求差异很大,短期内很难达成共识。但这种贸易摩擦和投资保护带来的巨大成本会使人们终究认识到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制总是比碎片化的双边贸易体制更加有利于全球经济和自身利益。

第三,全球化能否适应这种变化,并能进一步升级来形成新的全球经济秩序。总之三种里两会左右全球经济未来趋势,也将塑造全球经济秩序。我们只有牢牢把握蕴含的机遇,才能更好把握未来。谢谢各位。

现场提问:主持人好,嘉宾好。我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我听到王老师和马丁都提到关于技术进步推动经济的增长是未来的几率,但是从最近几年发展来看,技术推动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强。想请你们聊一下,你们对于技术这一块的推动力能不能有更多的一些评价。谢谢。

王一鸣:谢谢你的提问,对这个问题国际社会也是有争论的,技术革命到产业革命,中间可能是从国际历史变化来看,是有一个时间差的。现在智能化的技术发展,应该说是非常迅猛的,但是它要向产业领域的渗透,对产业链升级,形成系统性影响,我觉得可能还有待时日。所以,使得人们对这个问题的讨论经常会感到,为什么技术发展那么快,但是全球经济并没有呈现出强劲的势头。这是我的一个简要理解。

(编辑:林辰)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