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全球政府债务过高,应对危机的货币政策空间狭小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马丁·沃尔夫:全球政府债务过高,应对危机的货币政策空间狭小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3-23 13:58:00
字号:

微信图片_20190323133352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 马丁·沃尔夫

财经网讯 “发达国家的债务占GDP比重比危机前更高,私营部门的债务稍微降了一些,但是政府债务大大扩张。如果金融体系再经历危机的话,现在货币政策的空间就非常小。”3月23日,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在以“坚持扩大开放 促进合作共赢”为主题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上如此表示。

马丁·沃尔夫认为,有三个主要原因导致了经济的波动。比如,尽管从二战以后,经济每年都在增长,但是世界大战会对经济带来不利影响。还有经济危机,以及因中东战争影响到的石油生产和供应。   

马丁·沃尔夫表示,全球的金融体系是另一个重要问题。我们希望能够避免大的金融危机。当时,央行采取了大量的干预措施,把利率降到最低,并扩表。目前再看一下全球的状况,发达国家的债务占GDP比重比危机前更高,私营部门的债务稍微降了一些,但是政府债务大大扩张。如果金融体系再经历危机的话,现在货币政策的空间就非常小。所以,我们需要像上次一样,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开展合作。另外,去全球化也非常明显,而且未来可能还会变得更糟。

马丁·沃尔夫最后表示,历史上,人类一直证明自己能创造性解决问题。我们要持续不断开展全球合作,否则就是灾难。

以下为发言实录:

马丁·沃尔夫:我们都同意,为了能够尽快结束开场的讲话,我们都讲得比较非正式,我就不想把这个幻灯片给展示出来了。屏幕上好像没有显示出来,我只要给大家展示这一个图就够了。

之前的发言人时间都保持得很好,我也想尽可能遵守规定的时间。我给大家探讨两个问题,每一个问题下面又分成四个小议题。我先说危机,接下来再说机遇。每一个下面又有四个小议题。

我非常感兴趣,世界经济到底什么时候显示出来极大的不稳定性,我不想关注今年或者是明年会怎么样。如果回顾一下1900年的时候,当时的全球基于购买力平价的世界,GDP增长的情况,这是安格森麦蒂森和大型企业数据,我们什么时候经历了GDP增长的大幅波动?其中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从二战以后,其实世界经济变得更加稳定。我认为这是因为经济管理做得非常好。还有是货币政策的一些变化和革命。

第二个结论,我当然不想预测未来,可能会有气候危机。现在有三个主要的原因导致了经济的波动。尽管说从二战以后,经济每年都在增长,但是这些不利的影响是世界大战,这当然对经济是非常糟糕的。还有经济危机,比如说亚洲的金融危机和全球的金融危机,以及中东战争影响到了石油生产和供应。所以,这三者要避免的话,应该说还是挺容易的。

我们看一下,从地缘政治的角度促使这些事件的发生,这不光和贸易有关,而是关于权力的。

还有其他一些不稳定因素,包括中东。中东实际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不稳定的因素。比方说沙特。大家觉得沙特能否避免和伊朗的战争,还有俄罗斯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冲突也是一个很大的不稳定因素。

全球的金融体系是第二个大问题。我们希望能够避免大的金融危机。我们刚刚经历了上一次金融危机,当时,央行采取了大量的干预措施,把利率降到最低,并扩表。目前再看一下全球的状况,发达国家现在比危机前债务占GDP的比重更高,而且私营部门的债稍微降了一些,但是政府债务大大扩张。如果金融体系再经历危机的话,现在货币政策的空间已经非常小了。所以,我们需要像上次一样,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开展合作。如果我们再一次经历一个金融危机,那这个可能性也不是那么小,这是非常危险的。

另外,去全球化也非常明显,而且未来可能还会变得更糟。美国实际上相当于要退出WTO了,意愿是非常清楚的,这些都是危机潜在的因素。如果大家不感到担忧的话,可能大家比我更加宽心。

另外,如果说到机遇,实际上人类一直是能够在历史上证明自己能创造性解决问题。我给大家展示一下,通常情况下世界经济会增长,而且未来还会继续增长。大部分的增长会来自于亚洲,这是世界有一半的人口居住在亚洲。当然,西方是占人口的12%,但是西方的国家我们需要解决很多的问题,这就需要依据科技的日新月异来帮助我们解决很多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但是需要我们持续不断开展全球合作。最后我们需要做出一个选择,希望我们不要犯错,而保持全球一定水平的合作,否则就是灾难。

现场提问:主持人好,嘉宾好。我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我听到王老师和马丁都提到关于技术进步推动经济的增长是未来的几率,但是从最近几年发展来看,技术推动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强。想请你们聊一下,你们对于技术这一块的推动力能不能有更多的一些评价。谢谢。

马丁·沃尔夫:首先我们看一下潜在的增长。科技显然是很重要的,另外一点,这种追赶式的增长,就是说,不处在前沿科技的国家采用了科技就能带来增长的发展。还有就是这些发达国家只占全球人口很少比例,中国有巨大的人口,所以我们有更大的潜力。

另外,当我们能否到达前沿,一方面取决于技术,另外一方面,实际上在经济学家当中有很多的争议,我们所有的这些技术,可能没有带来令我们鼓舞的增长,但是只要我们不断投入研发,这些公司就会来采取新的技术,并传播这些新的技术。其实我还是比较相信,我们最近看到的一年3%的增长率,应该未来还是能保持相当长的时间。

(编辑:林辰)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