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剑:以促进产品创新为着力点促进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_观察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观察 >
个股查询:
 

苏剑:以促进产品创新为着力点促进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

本文来源于清华金融评论 2019-04-30 10:02:49
字号: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应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目前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那么,经济发展的质量取决于什么呢?这取决于经济运行的基本态势。如果是短缺经济,均衡产出取决于供给,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不完全是一回事,本文主要从经济增长的角度谈)的质量当然就取决于供给一边;如果是过剩经济,均衡产出取决于需求,经济增长的质量当然也就取决于需求一边。

目前,欧洲、日本、美国等发达经济体面临的问题都是产能过剩,中国也一样。在产能过剩背景下,经济增长取决于需求端,这就表明,要想有经济的高质量增长,必须保证需求的高质量增长。本文首先指出,扩大需求有两条思路:一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但这种方法刺激出来的需求是劣质需求,无法保证经济的高质量增长;二是产品创新,通过创造新的消费热点来扩大优质消费需求,从而带出优质投资需求,这种办法可以保证需求的高质量,因而可以保证经济的高质量增长。随后,本人分析了本次美国金融危机的产生过程,认为这次美国经济危机的爆发恰恰是美国扩大需求的方式的变化所引发的经济增长质量的下降引起的。最后,本文论述了产品创新对于避免金融风险的作用。

扩大需求需要产品创新

要想保证经济的增长,就需要扩大需求。目前,扩大需求有两条思路:

第一条思路是采取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这两个政策被统称为凯恩斯主义需求管理政策,也是世界各国政府普遍采取的政策措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本身的确可以用来扩大需求,但它创造出来的需求是劣质的需求,导致的增长也就是低质量的增长,如果长期采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刺激经济增长,最终会把经济引入一场经济金融危机。比如,以货币政策为例,主要通过降低利息率来扩大需求,随着利息率的降低,投资需求的确可以被刺激出来,但刺激出来的投资项目的预期收益率也越来越低。财政政策效果也是类似,且不说财政政策本身刺激出来的需求质量多高,光跟财政政策相关联的政府债务问题,对宏观经济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威胁。随着财政政策的执行,政府债务规模越来越大,最终政府债务危机出现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大。21世纪初欧洲曾经出现过一次债务危机,那场危机发源地希腊在爆发债务危机的时候,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当时达130%左右。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世界各国普遍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结果到现在世界各国的政府债务规模大都上升得非常快,目前美国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接近110%,日本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可能已经到了200%以上。因此,财政政策对宏观经济的安全所构成的威胁显而易见。所以凯恩斯主义政策本身的确能刺激投资和消费,扩大需求,但扩大出来的需求是劣质需求,最终导致的经济增长是低质量的增长。

第二条思路是产品创新。目前我们将科技创新提到重要高度,但实际上科技进步可以分成两类:一类为工艺创新,一类为产品创新。大家在谈科技进步的时候往往容易把这两类创新混为一谈。但是从经济学意义上来说,这两类创新是完全不同的。工艺创新提高的是企业的生产效率,促进的是供给,而产品创新是给老百姓提供新的消费品。新的消费品出现之后,如果它能够满足消费者的消费需求,那么它就可能会形成一个新的消费热点,对于企业来说,生产这个东西就可以取得比较高的收益率。因此,也就形成了优质的投资需求。因此,产品创新本身能够同时刺激优质的消费需求和优质的投资需求,就能够保证经济的持续、健康增长,经济增长就是高质量的增长。试想若一个经济中需求没有扩大,却出现了工艺创新,即企业的供给增加了,这时如果经济体本身面临的问题是产能过剩,那意味着工艺创新将导致产能过剩问题更严重,因此,全球经济目前最需要的创新是产品创新。

因此,从扩大需求的两种思路的效果来看,通过产品创新扩大出来的是优质的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而通过凯恩斯主义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扩大出来的是劣质的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凯恩斯主义需求管理政策导致经济虚胖,进而导致经济增长质量越来越差;而科技进步中的产品创新导致的是优质的需求,能够保证经济的健康、持续增长。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看似更为重视供给,但实际上却是更为重视需求,因为其核心是“结构调整”。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结构性改革的含义就是结构升级,结构升级就意味着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上中国要生产含金量越来越大的商品,或者说在产品价值链上位置越来越高的产品,对中国来说,这就相当于一次产品创新。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质上是针对更为高端的需求调整供给结构。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和高质量增长的关系

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就是美国经济低质量发展的结果。2000年之前,美国经济主要靠产品和创新拉动。这要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以美国和德国为代表的两大阵营为了打赢战争,各自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开发尖端武器,德国开发出导弹,美国开发出原子弹和计算机。此后,在冷战期间,美国和前苏联两大阵营之间进行了一场“太空竞赛”,其结果,前苏联首先把人送上了太空,美国不甘示弱首先把人送上了月球。在这样一场军备竞赛的过程中,一批批的科技成果出现并成熟,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产品就是如今我们日常生活中都已经离不开的互联网、计算机、无线通信等。在这些新产品的拉动下,美国经济经历了从1945年二战结束一直到2000年长达55年的高速经济增长。1991年前苏联解体后,美国就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没有了对手之后,美国在尖端武器的研发方面首先从精神上开始懈怠,然后从投入上也开始减少,产品创新速度下滑。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美苏两个阵营冷战正激烈的时候,美国在尖端武器的开发方面,国防科研投入的增长率方面非常高,在有的年份高达24%。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苏联最后一任总书记、总统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就开始了“新思维”,美国和前苏联之间开始缓和,于是美国在国防科研方面投入的增长率开始下滑。1991年前苏联解体后,美国国防科研投入的增长率慢慢降到0,最严重的是1994年下降到-7%左右。随后有所恢复,但增长率再也没有恢复到20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水平,在0%~5%之间徘徊(见图1)。

1

到了2000年,冷战期间积累起来的科技成果的潜力被挖掘殆尽之后,美国经济就陷入了一场衰退,衰退的原因就是经济中缺乏新的产品。没有新的产品就没有新的消费热点,没有新的消费热点,企业就不知道去投入、去生产什么,所以消费和投资双双下滑。

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水平来看,20世纪90年代美国的联邦基金利率高达5%以上,同期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也比较高,大多数年份里面美国的经济增长率都在3%以上,有的年份将近5%。而按照传统宏观经济学的观点,一国经济要想稳增长,或者要想保持比较高的经济增速,应该采取低利率才行,但20世纪90年代在美国出现的情况恰恰是利率和经济增速同时都高。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为什么在利率那么高的情况下美国的企业家还愿意投资呢?因为当时投资的收益率更高。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0年,冷战期间积累起来的科技成果的潜力被挖掘殆尽后,再也没有了新的消费品,美国经济陷入了衰退,优质的消费需求没有了,于是2001年美国经济增速降到了0.8%左右。在此背景下美国扩大需求的方式就改变了,为了稳增长,美国开始采取扩大需求的另一条思路,即采取凯恩斯主义需求管理政策。在货币政策方面采取降息的措施,2001年美国的联邦基金利率是6.25%,2002年降到1.5%,2003年降到了1%,1%左右的利息率大概持续了3年时间。试想,以前的利息率5%的时候,收益率在4%的项目企业都看不上眼;利息率降到1%的时候,收益率在2%的项目可能都成为好项目了。因此,这一段时间内,投资的质量迅速下滑。

回顾当时美国的情况,为了刺激需求,美联储降低利率的办法是扩大货币供给量,美国货币供给量和利息率之间有着比较强烈的相关性,美国前所未有的货币扩张政策导致银行体系中流动性充裕,但是缺乏好的项目,银行资金贷不出去;而企业也找不到好的投资项目,也就不需要贷款。这种情况下,商业银行的银行家们想方设法找到好的项目把钱投出去。此时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也很着急,为了刺激经济,他提出了“美国梦”的设想,其中有一条据说是希望每一个美国家庭能拥有一套自己的住房。但在当时美国经济的现实情况下,很多还没有自有住房的美国家庭要么收入比较低,付不起月供;要不然资产比较少,付不起首付;要么是信用记录太差,得不到银行贷款。于是银行将贷款条件普遍降低,并且以低廉的利率、便捷的手续,给以往不够贷款资格的客户发放了很多住房贷款,这种降低贷款条件之后发放的贷款就是“次级贷款”。在这种情况下,许多美国收入比较低的家庭获得了贷款,买到了房子。美国的房地产投资也开始急剧上升,并拉动了经济增长。2004年,美国经济增速达到了3%以上,有的季度在3.5%以上。伴随而来的则是美国的通货膨胀率的上升,导致了美国经济走向过热。

按照正统的西方宏观经济学的观点,经济过热的根源在于需求过旺。于是美国在2004年6月又开启了加息,直到2006年6月,美联储联邦基金利率从1%上升到5.25%,结果当利息到达5.25%的时候,原先在1%的利息率下能够还得起月供的好多美国家庭还不起月供了,次级贷款的购房者一断供,就引爆了美国次贷危机。

因此,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是美国经济发展质量对经济运行产生影响的一个非常明显的案例。2000年是美国经济的一个小小的分水岭,在此之前美国需求的扩大是通过产品创新来实现的,美国经济在新产品的拉动下,在保持经济健康的状况下实现了经济增长;2000年之后美国需求的扩大以及经济增长的实现是靠凯恩斯主义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拉动的,导致了经济的虚胖,影响了美国经济的健康。且由于当时采取了大规模的货币刺激,需求确实被刺激出来了,但刺激出来的需求是劣质的需求,最终就导致了次贷危机。因此,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经济增长的质量取决于需求的质量,而需求的质量又取决于扩大需求的方式。产品创新是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实现高质量经济增长的主要手段。

1

以产品创新来避免金融风险

次贷危机爆发之后,世界各国形成了一个共识:一场全球性的经济衰退难以避免了,但我们要尽力避免第二次大萧条的出现。各国政府纷纷采取行动,有效地避免了第二次大萧条的出现,短期内稳住了经济,但是危机的根源并没有因此而消除。危机的根源是什么呢?就是缺乏产品创新。因此,要把世界经济从这一次美国金融危机中彻底挽救出来,需要一次能够带来新的消费热点的科技革命。但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这样的科技革命出现的曙光。

在货币宽松的背景下,老百姓手里有钱,但任何传统的消费品对于老百姓来说最终都会饱和,一旦达到饱和,就不再增加消费。此时如果经济中没有新的消费热点,没有新的消费品,消费需求就没有办法进一步扩大。对于企业而言,就没有办法扩大投资。而央行释放的流动性就不会进入实体经济,经济增速就上不去,伴随而来的是通货膨胀率也上不去。这就出现了一个现象,世界各国的央行往经济中使劲撒钱,就是没有通货膨胀。这是最近这十年世界各国经济中出现的一个普遍现象,到现在好多人就把这个现象当作一个谜。

而此时通货膨胀率虽然很低,但依然是正的,这意味着老百姓手里的钱在贬值,因此他们一个很自然的想法就是把自己手中的钱投到虚拟经济里面实现保值增值。因此这些钱流到哪个资产市场,哪个资产市场就会发生剧烈的价格波动。因此,在凯恩斯主义政策的刺激下,世界经济将出现一波一波的金融危机,这就是经济发展的质量或者经济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形。若经济安全受到威胁,当然无法保证经济增长的质量。而其本质原因,则是经济中缺乏产品创新。

近年来,我们关注到各国经济摩擦有所升温,这也是经济缺乏产品创新的后果之一。产品创新是产能过剩背景下经济发展的最终拉动力,但目前产品创新受阻,经济中缺乏新的消费热点和好的投资机会,世界经济将长期低迷,或者经济增长的基础将长期不稳。这个背景下,经济中没有新的消费热点,老百姓对传统产品的消费最终会达到饱和,达到饱和的时候,整个经济中的市场规模也就给定了,这意味着蛋糕就这么大,世界各国得想方设法把这个蛋糕分得对自己更有利一些,结果是世界各国之间就出现了一场经济战。而这场经济战的第一个战场是在各国的国内,各国以各种手段想方设法提高本国企业的竞争力,如德国的工业4.0、美国制造2020、巴西的工业强国计划、印度的国家制造业政策、日本所谓的社会5.0。这些国家的这些政策其实都是在供给侧做文章,目的都在于提高本国企业的竞争力。因此其实我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是这样一个世界性现象的一部分,只不过别的国家没有办法通过改革来实现供给侧的结构性调整。

总体而言,从全世界范围来看,世界经济增长的质量取决于需求一边,需要产品创新。但是在整个市场蛋糕给定的情况下,每一个国家要想自己的日子过得好一点,企业必须有竞争力,必须有能力抢到更大的一块蛋糕。“抢蛋糕”的本事取决于什么呢?就是工艺创新,当然还包括政府政策的一些调整。所以可以看到,世界各国在德国工业4.0、美国制造2020等等这些事件的背后,都是各个国家想方设法搞工艺创新,提高本国企业的竞争力。对于中国来说,我们要实现高质量的经济增长,就需要科技进步,它同时包括工艺创新和产品创新,科技进步就成为我国实现高质量增长的源泉和保障。

(苏剑为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本文编辑/王蕾)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