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法学院Hal S.Scott教授:应该建立清晰的政府干预规则应对金融风险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哈佛大学法学院Hal S.Scott教授:应该建立清晰的政府干预规则应对金融风险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5-25 14:12:00
字号:

SCOT

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 Hal S. Scott

财经网讯  “金融市场一旦出现风险,最优的应对方式是金融监管事先建立一套可以用来干预危机的清晰规则,而不是临时干预,临时决定的政府干预资本市场可能会破坏这个市场的信任机制,规则的建立要经过广泛各个部门的讨论。”5月25日,哈佛大学法学院Hal S. Scott教授在以“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为主题的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的主旨演讲上如此表示。

Hal S. Scott教授认为,金融监管规则最好应该惩罚的是人,而不是公司,因为做坏事的都是人,公司是客观的,它们是虚拟存在的实体,真正做坏事的都是人。如果对公司罚款,未做坏事的股东可能要无辜地承受损失。

Hal S. Scott教授还建议,我们需要不断在监管和增长的适宜度上面形成平衡,但是很重要的是你要将很大的注意力放在,如果出现危机应该要干些什么?也就是说我们的消防队员能有什么工具去救火,这个措施的重要性和我们预防危机的措施有相同的重要性。

以下为发言实录:

非常感谢清华大学邀请我来到此次论坛,非常荣幸。很高兴今天来跟大家做一个演讲,我想给大家简要谈谈系统性风险问题。金融行业正如大家知道的那样,对于经济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有很多人对金融放松管制很忧虑,其实主要是害怕系统性风险,也就是害怕对于经济的破坏。如果系统性风险真正出现,要避免它的蔓延并且终结它。系统性风险的危险性体现在哪?就是金融系统的系统性风险往往是缺乏理性的,导致大家在短期内冲向银行提取自己的款项,也会导致大家的恐慌,拼命地抛售资产。这样持有资产的任何人财富都会缩水。

发生在2008年的美国的金融危机,看起来是出现在银行业,而传统上来讲我们看到银行业确实发生恐慌。但是这种系统性风险也可能出现在资本市场,作为市场崩溃的一部分,这也是令人忧虑的。同样这也是2015年中国忧虑的事情,害怕股市的崩溃,害怕资本市场,而并非银行业的崩溃。如果我们更为详尽的看一下在2008年美国所发生的金融危机,所产生的金融恐慌并没有发生在银行业。它失败之后这种恐慌发生在了资本市场,比如说雷曼兄弟的倒闭。最近金融危机所发生的恐慌传递是在资本市场,而不是银行。在银行业,我们总体上来讲是有很高的流动性和资本需求避免出现恐慌。

流动性是和传染性相关的,当然了,流动性是非常必要的。对于一个金融机构来讲要避免挤兑,并且能够去恢复正常状态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有大量充足资本在银行系统,但是仍然有可能出现金融挤兑,之所以有可能是由于流动性的紧缩。如果在银行业发生挤兑的话,我们就可能最后动用中央银行作为最终借款人,我们要增加对于现有债务的担保,最终可能政府不得不注入资本在金融机构当中来解决这个问题。所有这些措施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些措施在2008年金融危机当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要避免危机就要有充足的资本和充足的流动性,你要想限制已经发生的金融危机继续蔓延的话就需要注资,这就需要我们要让系统对防火非常敏感,如果发生了火灾还要能够抑制。在资本市场当中也避免这种情况,自由市场法案就是这个目的。但是正如我们所观察的那样,我们没有足够的工具在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的危机不如在银行业一旦危机发生就可以对它进行遏制,因为资本市场发生危机时候带来的是市场崩溃,而不是挤兑。不过,在资本市场危机发生时,机构投资者他们更不容易恐慌,不像我们的散户投资者。这就是中国的市场和日本市场的不同。中国资本市场更多是散户为主,而不是机构为主,你们可能更多的会出现股灾这样一种负面的影响。

一旦确实出现了股灾,市场崩溃,货币政策在资本市场方面需要立刻注入流动性,其他的一些措施也是必要的,比如立刻停止交易,或者是赎回。但是最优的方式应该是有清晰的一系列规则,尤其是政府什么时候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会去干预,而不是临时决定。临时决定的政府干预资本市场可能会破坏这个市场的信任机制,尤其在长远来看。这就会提出一个关于金融监管方面的观点,应该有清晰的规则,而且在广泛的各个部门之间来讨论,因为私营部门希望掌握,也希望理解这些规则。而这些规则必须基于成本和利益分析,这是最好的方式确保我们的规则是好的。一旦我们已经有这些规则之后,它们要得到正确执行,不要过度执行,或者执行不足,它的惩罚应该针对罪行本身。从原则上来讲,最好应该惩罚的是人而不是公司,因为做坏事情都是人,公司是客观的,它们是虚拟存在的实体,真正做坏事的都是人。但是我们有的时候很难让个人承担这些错误的责任,所以往往最后让这些公司支付罚款。但是让公司支付罚款或者对公司进行惩罚。如果我们惩罚公司,我们应该知道股东最终是要买单的,私营企业为罚款买单,股东可能是完全无辜的,他们没有做任何错事。因此,对公司罚款会有很大的问题,尤其当公司的股东并没有从坏事当中获益。可能存在一些情况是股东做了坏事,然后股东获益了,但是大多数时候不是这样的。比如账务的滥用或者有过度的薪酬,这些其实是损害股东利益的。这个并不是他们所做的,但是惩罚公司的话股东要承担这些后果。

我想总结一下,在金融监管方面,我们需要避免危机,防范危机,但是我们所要做的在资本方面和流动性方面的措施,大家有一些权衡,要有成本利益分析,它会对整体经济和GDP增长有影响。银行可以要求百分之百的资本充足率,就不可能出现任何银行的倒闭。但是任何一个经济体都承担不了这个成本,我们需要不断在监管和增长的适宜度上面形成平衡,但是很重要的是你要将很大的注意力放在,如果出现危机应该要干些什么?也就是说我们的消防队员能有什么工具去救火,这个措施的重要性和我们预防危机的措施有相同的重要性,谢谢大家!

(根据嘉宾现场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编辑:侯玉坤)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