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皓:2019年上半年金融系统性风险明显下降,但银行体系风险指标上升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周皓:2019年上半年金融系统性风险明显下降,但银行体系风险指标上升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5-25 21:19:00
字号:

周皓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副院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周皓  

财经网讯  “宏观金融系统性风险在2019年上半年比2018年有显著的下降。但是在微观层面,很多银行体系的系统性风险指标还在上升。”5月25日,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副院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周皓在以“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为主题的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如此表示。

周皓指出前期政策也包括减税和股市刺激,注册制、科创板,对增进市场信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遗留的问题主要是银行业。他认为:一个是经济周期的滞后效应,一个是中小企业的信用风险自然的比较高,造成了银行业信用风险有所上升。

因此周皓建议长期的政策,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还是应该主要针对创造一个竞争性的市场环境。短期宏观政策可以倾向于适度宽松来抵消外部带来的不良的影响,也可以适当润滑银行体系消化不良贷款的过程。

以下为发言实录:

周皓:尊敬的各位来宾,晓慧院长,陆磊局长,大家都知道防控金融风险是三大攻坚战的首要任务。我今天就跟大家汇报一下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在2014年以来探索,现在开始公布《2019上半年中国系统性金融报告》。

这次是我们第一次发布半年报,总体来讲,宏观金融系统性风险在2019年上半年比2018年有显著的下降。这明显得益于2018年宏观经济政策和央行政策的调整。但是在微观层面,很多银行体系的系统性风险指标还在上升,在2019年的第一季度达到了最高点,我们认为主要是不良贷款、信用风险的增加,大家听到的刚才提到的包商银行也是属于这样的例子。

在过去十几年有过两次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上升的阶段:一个是2007年2009年金融危机,一个是2015年股市异动和汇率改革的期间,在那段时间我们监测的系统性风险超出了警戒线的。

最近这两年,2018年的时候系统性金融风险,在金融去杠杆的强力治理的情况下、中美贸易争端1月份、7月份11月份激化的情况下都有显著的上升。大家可以看到在2018年底到今年的3月份是整体下降的,但是4月份开始又有所上升,所以我想会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原因。

从微观层面看,我们也追踪了一些学术界和国外央行。国际上央行一直追踪的系统性风险指标、系统性预期损失等等。总体上来讲,银行业在整个系统性风险还是占主要的位置,和前面几位嘉宾的解读也是一样的。可以看到总的风险值,虽然宏观经济的系统性风险有所下降,但是银行业在今年第一个季度还是有所上升的。如果大家把银行业分成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的话,看这条线就是市场资本对预期损失的覆盖比率。可以看到城商行在2018年底和2018年大部分时间资本对预期损失的覆盖率都是不够的,低于信用违约能够产生的损失能够被它自有资本所覆盖。

我们再仔细看看三大类,对于国有银行来讲,最近三个月它的系统性风险的一些指标也是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股份制银行有两个指标,城商行在1月份、2月份的指标也是非常较的。什么原因呢?从原因来看就是宏观系统性风险的缓和是和2018年央行结构性的宽松政策给小微民营企业提供资助有关,也和整体性的宽松政策,包括四次降准,一些市场化的操作联系在一起。所以政策的转向和宽松带来了宏观整体系统性风险的指标从社会融资总额的最近的上升来看,这是吻合的。

从银行贷款的增长的指数来看,也是在吻合的。前期政策也包括减税和股市刺激,注册制、科创板,对增进市场信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家还可以看到大中小型企业在近期复苏,是不太一样的,和前面结构性政策相吻合,中小企业的反弹是非常明显的。2019年第一季度2018年底以来经济起稳和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迅速的反弹是有比较重要的联系的。包括企业的经营状况,工业增产值和工业利润的复苏等等都反应了宏观政策调整对经济起稳的重大的贡献。

那么遗留的问题是什么?遗留的问题主要是银行业,就是在经济周期的后期违约的风险一般是在银行的帐目上推迟出现的,一般到银行进入复苏阶段信用违约才体现出来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大力支持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时候,贷款提供的优惠包括利率方面的一些优惠,但是中小企业它的抵押能力和资产能力也是有一定差距的,它的风险也是有一些高的。所以一个是经济周期的滞后效应,一个是中小企业的信用风险自然的比较高,造成了银行业信用风险有所上升,不良贷款的比率大家也可以看到在近期是有所上升的,特别是四月份以来。

政策建议,就简单的说了,主要的中国经济问题还是内部的。所以长期的政策,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还是应该主要针对创造一个竞争性的市场环境。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在这次企稳复苏当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我想长期的结构性改革还是要注意这一点。

中短期我们有内部银行信用风险和不良贷款这种内在的弱点,也有外部贸易摩擦带来的一些负面的影响,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短期宏观政策可以倾向于适度宽松来抵消外部贸易摩擦带来的不良的影响,也可以适当润滑银行体系消化不良贷款的过程。所以,这个就是我们根据我们对系统性风险的宏观微观的研究做出的简单的政策建议。

谢谢大家!

(根据嘉宾现场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编辑:王贤达)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