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CEO唐宁:中国理财者钱多,但十年以上的长钱非常少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宜信CEO唐宁:中国理财者钱多,但十年以上的长钱非常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7-06 19:10:00
字号:

微信图片_20190706165017

宜信公司创始人、CEO 唐宁

财经网讯 “中国高净值、超高净值理财者的财富管理需求,不在炒作型、高风险、赌博式的资产类别上。而在国际化、拥抱新经济、解决传承问题的资产配置方案中。”7月6日,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在以“财富助力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为主题的2019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唐宁认为,高净值和超高净值的群体的财富管理主要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资产配置。中国人谈投资,通常想到的是一个产品,是一个机会。欧美理财者谈投资首先想的是组合,不是其中的任何一个资产类别,更不是其中某个单一的产品。唐宁希望,当我们谈财富管理的时候,是谈理财者需求为核心的,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逻辑,而不是资管的逻辑。

唐宁提到,第二个关键词是母基金。欧美的财富管理大多已经服务到第五代、第六代、第七代了,他们对回报的需求不是那么重视。但中国的创二代仍旧活跃在创新创业的平台,要追求回报。如果他们投到单一基金、单一企业中,风险太高。母基金则不同,把三千万投入到十亿母基金中,母基金再投新经济领域的头部基金之中,这些头部基金再去投新经济的领军企业,这样的逻辑可以让高净值人士风险分散地去做高风险投资,才能拥抱这个资产类别带来的高回报,同时可以很好地进行风险规避。

唐宁同时提醒,母基金的运营者也要做好投资者教育,明确告诉理财者你要等上十年,不能够期待短期回报,因为十年磨一剑才能成就优秀母基金。中国钱多,但是长钱非常少,十年以上的钱非常少。

第三个关键词则是家族传承。唐宁介绍道,家族传承问题对于富一代、创一代来讲,它的重要性甚至大于财富保值增值。如何能够通过建立家族办公室,通过家族信托的方式让我们的一代可以把二代传承问题解决好,通过现代企业治理制度,把家族企业的传承解决好,通过公益慈善方面的解决方案,两代人一起做好事,把价值观传下去,是个进行时的问题。

谈到数字普惠金融,唐宁表示,我们的征信体系没有充分建立使用起来,还是有相当多支离破碎的情况存在。我们的网贷、信贷科技未来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很多。

至于区块链和比特币,唐宁认为,价格越来越高,其实已经不适合作为一种财富管理配置的主要资产类别,因为它的风险波动太高。唐宁最后表示,中国高净值、超高净值理财者的财富管理需求,不在炒作型、高风险、赌博式的资产类别上。而在国际化、拥抱新经济、解决传承问题的资产配置方案中。

 以下为发言实录:

唐宁:我对财富管理的理解有两个主战场,一个主战场面向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有两百万代表了一百万亿的客户资产。第二个主战场是面向中产大众阶层,至少有两千万人,也代表一百万亿的资产,由于他们的可投资资产量有数量级的不同,所以对应产品服务解决方案也非常不同,两个有区别的主战场。我今天跟大家主要探讨分享的是,面向高净值和超高净值的群体的财富管理。

主要有三个关键词,面对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主要是企业家、企业主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取得了事业上的成功,那么他们的财富管理需求,服务于这个人群,我们说第一个关键词是资产配置。当我们谈到投资,我们到底在说些什么,这个答案中美是非常不一样的,当我们在中国谈投资,通常投资者想到的是一个产品,是一个机会。大家想想是不是,我们说投资,你在说哪个产品呢?你要给推荐什么机会呢?但是当欧美谈到投资的时候,投资者首先想到的是资产组合,就是他一个亿的可投资资产,他十个亿的可投资资产,到底是怎么构建的这个组合,其中有多少是短期流动性强的,现金管理类的,固收的,多少是中长期投资,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对冲基金、房地产投资,多少是保障类的,打底,万一有特殊情况的时候,怎么提供保障。当我们欧美理财者谈投资首先想的是组合,不是其中的任何一个资产类别,更不是其中某个单一的产品,我觉得这是非常大的不同。

十年之后,我有信心,如果中国财富管理发展得好,当我们开到第五届财富管理论坛的时候,我们谈投资,中国的理财者首先想要资产组合,资产配置,各大资产类别都占多少比例,什么样的相关性。

所以我理解《财经》作为我们的组织方,一年多以前,《财经》出了一篇非常重要的文章,对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将会非常有价值,题目是“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时代到来”,当我们谈财富管理的时候,是谈理财者需求为核心的,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逻辑,不是资管的逻辑,而是以理财者个人客户、家庭为中心的,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逻辑。

谈到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的财富管理,另一个关键词是母基金,我们跟欧美非常大不同,就是欧美已经服务到第五代、第六代、第七代了,他们对回报的需求不是那么重视了,他们不希望自己从事价值制造、创业、创新的场景,这样的一个责任担当。但是中国呢?我们跟企业家、企业主交流的时候,宜信财富服务中国的人群,他们是创一代,他们下一代是创二代,仍旧活跃在创新创业的平台,要追求回报?哪里有增长哪里就有新经济,如何获得回报,就是投资新经济,怎么投资新经济呢?投资单一企业的风险太大了。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认为自己在某个行业做得不错,就可以点石成金,投入到其它领域,但是最终血本无归。不再像传统金融,这个信托产品、那个信托产品,底层资产都有足值的抵押担保,你投资的新领域,只有老大、老二、老三才能出来,只有很少一部分基金占据了基金行业的主要价值的创造。我们的理财者也会经历这样的“二八效应”、“一九效应”。如果他们投到单一基金、单一企业中,风险太高。母基金会做什么?把三千万投入到十亿母基金中,母基金再投新经济领域的头部基金之中,这些头部基金再去投新经济的领军企业,这样的逻辑可以让高净值人士风险分散地去做高风险投资,才能拥抱这个资产类别带来的高回报,但可以很好地把风险规避住。远远好于单一基金、单一企业的投资。我们看下来,母基金的形式,一边是传统经济赢家,改革开放四十年创造的巨大财富,另外是新经济嗷嗷待哺,我们需要长期的钱,耐心的钱支持他们的研发和创业。母基金就是其中的一个黏合剂,母基金的运营者也要做好投资者教育,明确告诉理财者你要等上十年,不能够期待短期回报,因为十年磨一剑才能成就优秀母基金。中国钱多,但是长钱非常少,十年以上的钱非常少,所以第二个财富管理的关键词是母基金。我们一直跟中国的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讲,投资新经济,拥抱新经济的最好方式是通过母基金的方式。

第三个关键词是家族传承。家族传承问题对于我们的富一代、创一代来讲,它的重要性甚至大于财富保值增值问题。因为中国在未来十年,这一百万亿的资产都会传下去,差不多,一代已经到快60岁的年龄,二代也成长起来了,接班是一个完全提到议事日程上,无论是传钱,还是传企,还是传价值观。而我们的富一代,对于如何做传承,他们的父母没有教给他们,因为他们的父母没有创造什么财富,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如何能把一百万亿,安安全全地,踏踏实实地传下去,既是商业问题,又是社会问题,如果中国的传承问题解决不好,将会带来资产价格的大规模异动。因为这么多钱不能很好做资产配置,不能很好做长期投资,会做什么呢?到房市炒房,到币市炒币,大量的钱会被浪费掉。中国财富管理行业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对高净值、朝高净值的,一个是投资问题,一个是传承问题,如何能够通过建立家族办公室,通过家族信托的方式让我们的一代可以把二代传承问题解决好,通过现代企业治理制度,把家族企业的传承解决好,通过公益慈善方面的解决方案,两代人一起做好事,把价值观传下去,这些课题是摆在我们财富管理行业从业者和客户面前,包括政治,包括监管者非常非常实打实的问题,因为它们都是进行时了。

主持人:谈到金融管理,离不开P2P,中央开始治理金融乱象,特别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任务,大家对P2P的发展有很多不同看法。唐总您作为这个行业代表性的企业家,您怎么看待这样大宏观背景下,这个行业未来发展趋势,在未来会发挥什么作用,我们怎么全面、正确认识它?

唐宁:网贷有两个部分,借款人和出借人。数字普惠金融,数字金融重要的创新,大家看席卷全球的金融科技创新,有两个组成部分是最为相对成熟,规模大的。一个是支付科技,一个是信贷科技,而网贷就是信贷科技的重要的形式。后续还有股权众筹、保险科技、财富管理科技等等都会作为金融科技的下一站和下下一站。那么在理财者出借人端是一个理财机会,最终除了单一的出借理财,还有其它的财富管理需求,包括银行理财产品,流动性强的,包括保险保障类的,包括权益类的,中长期基金组合投资。对于大众富裕阶层,包括一部分高净值人士。所以这两端均是重要的金融发展的前沿。在欧洲、在美国,在中国都有非常优秀的网贷行业、企业发展的范例。过去网贷发展的波折,我们说不仅仅是过去一两年,2015年宜人贷上市的时候,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我在路演,香港、新加坡、纽约、旧金山、芝加哥,全球路演,跟全球投资人讲中国的金融科技,讲中国的网贷模式。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应该说回头看是非常重大的实践,就是E租宝。分化在当时就是很明显的,而且中国哪个行业大抵如此,我最近看一篇文章叫《分化》,李迅雷写的,那个行业都分化,都有头部机构,为数不多的机构,拥有行业最大的份额,拥有最好的运营水平,最高资产质量,不仅仅是金融,我创立宜信之前,是做天使投资,风险投资,我所投的所有行业,都经历了一哄而上,一哄而散,这是中国特色,哪个行业都是这样的起起伏伏。为什么是这样?我们可以探讨,是不是把我们做很多事情的能力建设想得太容易了,把我们的匠人精神看得不是像跑马圈地那么重,中国机会非常多,你为什么要花时间研究搞个电动车出来呢?虽然你把电动车搞出来了,圈地就更加高效了。但是研发需要时间,你别研发电动车,就用马,跑马圈地嘛,你可以直接练了。我们谈过去十年、二十年有很多是这样低质量的增长,低水平的增长,用低水平服务就能有活力,这种现象未来十年、二十年不复存在。我们一定是前沿的,一定是头部的,这些关键词适合任何领域。科技创新、模式创新,面对中国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大量的,未被满足的需求,大众富裕阶层,老有所养的需求必定推动经济的发展。保险经济会大行其道,早期高成长企业从哪里获取资金,到了某个发展阶段,可以同机构投资人那里获得基金。但是前几个月怎么办?我们没有这样的天使投资人投资,未来股权众筹未来可以给他们提供机会。

我们到今天一方面说大数据,我们有那么多的海量数据,人工智能全球领先,另一个角度上,我们的征信体系没有建立起来,没有充分建立起来,使用起来,还是有相当的支离破碎的情况存在,多么冰火两重天,我们的网贷、信贷科技未来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很多。

主持人:关于加密货币Libra的事情,它未来是否成为真正的货币,如何看待这种新兴的数字化资产,对我们行业会带来哪些影响?

唐宁:我对区块链、比特币的理解,是我们对底层技术非常关注,区块链技术是有其意义的,我们通过创新实验室,金融科技早期投资等方式去关注、学习、参与它。比特币,我理解好像只是一个游戏,游戏玩儿的人越来越多,它的价值也会越来越高,价格越来越高,大家不适合作为一种财富管理的配置的主要资产类别,因为它的风险波动太高了,真正财富管理中国高净值、超高净值理财者、企业家的需求不是在这些炒作型的、高风险的、赌博式的资产类别上。在哪里呢?就是中国财富论坛的LOGO,从我这儿看,CWF,C就是国际化,我看中间是个地球,我们的高净值、超高净值客户需要持续大力度的国际化,提升国际化水平,他们的事业,他们的家庭,他们的资产组合应该更加地国际化。第二个W,我看它右上角不断高增长,新经济能够有高增长,如何去使自己与新经济真正挂起钩来,拥抱新经济,到底自己跟新经济有什么相关,我们所在的企业要进行数字化转型、数字化重塑,那就跟新经济相关,否则自己仅仅是一个消费者,受益于新经济还不够。第三个F,最重要的就是传承,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解决的就是传承问题。所以国际化、新经济、传承问题,这些远比去投机一些不靠谱的资产类别要重要得多,我指的是比特币。从技术上不是高难度的事,更多作为一种模式能不能与监管有很好的共识达成,作为潜在可能的“货币”是和很多的法币管理体系,是如何处这样的关系,我觉得现在有很不清晰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前段时间美国立法机构要求它停下来,要去很好地汇报、讨论,形成共识,我觉得这些也是预料之中的。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青岛作为财富管理唯一的试验区,做了大量的工作,在财富管理领域,从各自角度出发,大家对青岛未来的财富管理方面的建议有什么分享的?

唐宁:财富管理在中国做大做强有很大优势。中国的理财者,高净值、超高净值理财人群,加速国际化,跟青岛打造国际化是一脉相承的。通过拥抱新经济的方式获得高增长,我们青岛的全球创投风投大会开得非常棒。推动新经济的发展,通过创投的方式,母基金的方式,新旧动能转换,也是青岛在全国的领先位置。宜信在青岛成立了中国第一批家族办公室,青岛在那个时候就有这样的前瞻性,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大发展将到来,传承是重中之重,家族办公室的模式去服务中国的传承。我对未来五年,青岛发展财富管理非常有信心。

(编辑:林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