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资金价格坐“过山车”开始回落 未来重点不在降息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7月资金价格坐“过山车”开始回落 未来重点不在降息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07-24 08:55:33
字号:

原标题:7月资金价格坐“过山车”开始回落 未来重点不在降息仍在疏通资金淤积

七月最大的央行市场操作悬念终于揭晓。

7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称,开展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操作2977亿元,并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2000亿元,两项操作合计4977亿元,与当日中期借贷便利(MLF)到期量5020亿元基本相当。公告称,开展上述操作后,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今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

“23日有1600亿元央行逆回购和5020亿元MLF到期,市场此前十分关心当日央行会采取什么样的操作手段进行对冲。此前1月、4月等季度首月都采取了TMLF的操作方式,因此本次央行采取TMLF部分替换到期MLF的操作方式,基本符合市场预期。”广东地区某股份行同业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7月中旬受税期扰动短期资金价格上涨较快,目前税期已过,资金价格出现下行,央行没有继续通过逆回购进行投放也是正常的。”

虽然23日央行减量续作MLF,并不开展逆回购操作,净回笼资金1643亿元,但资金价格仍保持稳定。从Shibor来看,23日各期限Shibor利率全线下行,其中隔夜Shibor下行10.78BP报2.5620%,7天Shibor下行5.80BP报2.6340%,其余中长期Shibor变化则十分微弱。从质押式回购利率来看,23日DR001加权利率为2.5543%,继续小幅度下行。

TMLF如约而至

多位金融市场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7月中是企业缴税大月,而税金从纳税人账户划出后,进入银行内部的财税库银账户后再划缴至国库,因为缴税时银行主要融出短期限资金,所以隔夜资金利率上行幅度最大,而中长期资金利率变化幅度较小,但缴税时点过后,短期资金价格也会逐步回落。

除缴税因素外,某城商行被接管等风险事件带来的流动性分层效应、地方债加速发行等,也是近期造成资金价格波动的原因。

“最近资金价格跟坐过山车一样,5月底某城商行事件发生后资金突然收紧,中小金融机构尤甚;但到了7月初隔夜价格却低于1%,最低成交为0.7%左右,也堪称‘活久见’。但此后则不断走高,上周最高隔夜成交达3%,不过从本周一隔夜资金价格就开始下跌,23日午盘后融出机构较多,隔夜资金价格继续下滑,约为2.55%左右,但仍然高于历史多数时期。”华北地区某农商行交易员表示。

不过,从央行近期的操作来看,呵护市场流动性意图依旧十分明显。7月16日至7月22日,央行六个交易日累计净投放资金5215亿元,7月15日央行对当日到期的1885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等量续作的基础上,对中小银行开展增量操作,总操作量2000亿元,并对县域农商行的第三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1000亿元,即使算上今日回笼资金1600多亿元,这7个交易日央行也给市场补充了大量“弹药”。

“今日央行选择用TMLF部分替代到期MLF,一是体现了在总投放量稳定的情况下,对结构进行优化,因为TMLF利率较MLF利率低15BP,有助于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鼓励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民营和小微企业支持力度。”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二则在全球央行纷纷降息的背景下,TMLF利率并未下调,说明当前流动性状况总体充裕,同时鉴于近期食品价格仍有上涨压力,政策利率暂时保持不变。不过,本月末美联储降息已是大概率事件,如果通胀压力缓解,下阶段政策利率仍有下调空间。”

货币政策注重结构优化

在全球经济增长不确定性增强、政治经济摩擦加剧的背景下,多国央行开始采用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上周,韩国、印尼、南非与乌克兰四国央行同时开启降息操作。此外,7月24日欧洲央行将公布利率决议,美联储也将在本月30日至31日召开政策会议,市场对于美联储、欧盟的降息预期升温,也在关注中国央行是否会跟随降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分析师表示,外部主要经济体降息的确会为中国货币政策打开空间,但目前中国货币政策关注的焦点不在于降息与否,而在于如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引导实体企业贷款利率下行,解决货币市场和信贷的信用分层问题。

从具有标志意义的DR007来看,去年以来央行通过多次降准给市场提供充裕资金,DR007从2018年一季度的2.8%以上回落至目前2.6%附近,但同期的一般贷款利率的变化却明显滞后,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的渠道仍不通畅。

“为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央行在努力维护较为宽松的流动性环境;另一方面也在更多通过定向的方式,如定向降准、定向续作MLF等,引导银行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未来的货币政策工具会更加注重优化结构。”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定向工具外,近期央行也在通过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用利率并轨的方式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引导实际利率下行,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如近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存款基准利率仍将保留相当长的时间,以免出现存款大战;贷款利率定价机制要进一步改革,贷款基准利率淡出,由市场化报价利率来取代贷款基准利率,同时参考中期借贷便利(MLF)等一系列市场化利率,目前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

除此以外,信贷需求不旺、实体经济下行压力下信用风险增加等,也是目前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原因之一。

“近期央行给予县域农商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定向降准,并在市场操作上定向支持,这些对于中小金融机构的经营肯定是有好处的。但从实际情况看,货币政策宽松只能让实体经济有一个相对较好的流动性环境,但并不能解决县域实体经济下行,投资、信贷需求不旺等问题。”甘肃地区某村镇银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银行也在为没有好项目着急,还是更多希望在减税降费、引导投资需求、财政等政策上继续发力。”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