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准预期提前消化:MLF利率是否下行成关注焦点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降准预期提前消化:MLF利率是否下行成关注焦点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09-10 10:52:07
字号:

降准预期提前消化 MLF利率是否下行成关注焦点

9月6日傍晚,央行宣布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并对部分城商行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此次降准预计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

天风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孙彬彬指出:本次降准是本轮降准周期中宽松力度最大的一次。不过,经过周末两天的消化,降准的消息并未在周一(9月9日)的市场上引起太大波澜。利率品种上,涨跌互现,3个月期限国债到期收益率上行2BP至2.41%;2年期下行1BP至2.69%,10年期品种则上行1BP至3.03%;10年期国开债到期收益率则报收3.45%,与上一交易日持平。

“央行9月6日宣布降准之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已经释放了降准降息的预期,市场随后迅速消化,上周国债利率出现一波较大幅度的下行,到央行公布降准消息时,这种预期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北京某大型券商资管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

9月6日当天,10年期国债和10年期国开债分别报收3.02%和3.45%,较9月2日的3.07%和3.49%分别下行了5BP和4BP,幅度较大。

对于后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市场人士普遍关注,未来央行是否会降低公开市场的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如若下调,则债市又将迎来一大利好。

“目前债券市场对降准降息给的预期比较强,上周宣布降准消息之后, 9月9日MLF并没有续作,所以对降低操作利率的期待只能延后,这样看起来货币政策组合仍然是一放一收的。如果MLF利率最终下调,确实会降低总体的价格中枢,但是如果只降准,不做MLF,那市场预期的降息可能就是隐形的降息了。所以走势的关键还在于市场在多大程度消化了预期。”中信证券固定收益研究院信用分析师吕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提前消化降准预期

此次央行降准分为两部分,一是全面降准:“将于9月16日全面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二是定向降准:“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商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分10月15日和11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

央行随后发表负责人问答,称此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其中全面降准释放约80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约1000亿元。

不过,在央行“官宣”之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对此做了铺垫。

9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坚持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并适时预调微调,加快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完善考核激励机制,将资金更多用于普惠金融,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这也使得市场提前消化了“降准”消息。

9月5日,10年期国债和10年期国开债到期收益率均下行3BP,分别降至3.02%和3.45%的近期低点;中债中短期票据收益率曲线(AAA)各期限利率亦全面下行,其中,3年期收益率下行2BP至3.41%,5年期下行2BP至3.73%。

此次降准,资金最快需等到9月16日才能到位,届时是否会再有一轮利率下行?

“一般消息落定后,市场当即就反应了,不会等到资金实际到位;资金到位的时候,市场价格可能又变成‘利好出尽变成利空’了。”对此,一位大型保险公司资管部人士解释称。

国晟证券固收研究团队指出,央行此轮降息始于2018年4月25日,截至 2019年9月,已持续近1年半。从宽松周期的持续时间来看,超过2008、2011-2012和2015-2016三轮,这三轮周期分别持续3个月、5个月和1年。

这也给市场提出了一个问题:已经宽松近1年半的货币政策,接下来是否还能维持宽松?

天风证券认为,全球经济周期向下,叠加国内各种复杂的宏观状态,可能会出现1998年-2002年类似的反复筑底情形,货币政策有必要持续维持宽松。因而,本次降准只是降准周期的一个阶段反应,离结束尚远。

MLF利率是否下行成焦点

伴随降准的落地,市场开始重点关注MLF这一政策利率是否会进一步下调。

8月17日,央行对外宣布新的LPR报价机制。新机制下,LPR的各报价行将在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的基础上加点报价。这也意味着,如果MLF利率下调,LPR利率及企业融资利率还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因此本周央行MLF方面操作备受关注。8月20日,新规后首批LPR问世:1年期LPR为4.25%,较此前下行5BP。

而在8月26日,央行在新LPR机制下开展首次1年期MLF操作,利率3.3%,与此前保持一致,而在上周央行宣布降准之后,在新LPR机制+降准,市场普遍将MLF操作利率调降的预期锁定在9月份。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为促进实际利率下行,LPR新报价机制盯住MLF操作利率,于是对于MLF操作利率下调提出了要求。然而从近期MLF与货币市场同期限SHIBOR利率的利差仅25BP左右来看,若要未来打开MLF操作利率的下调空间,增加流动性压降货币市场资金利率是前提条件。由此可见,降准也是在为未来下调MLF操作利率打下基础、创造条件。

华泰证券固收研究张继强团队认为,此次全面降准、定向降准是近期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的延续,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加快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措施”的表述,可能意味着MLF利率调降也将不远。

不过,尽管市场期待央行尽快下调MLF利率,但也有人士认为,央行将会采取谨慎态度。

“央行可能更希望银行进一步压缩LPR和MLF之间的利差。”某大型保险公司资管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1年期MLF的利率为3.3%,“银行把小微贷款端利率拉到7%、8%,甚至更高,那这就不是央行的问题,而是银行的问题。”

“如果MLF利率也跟着降,加上这次降准,就会有大放水的嫌疑,所以央行很可能不会降。”该人士说。

此外,9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还提出,提前下达2020年专项债额度,市场预计这一规模最高达到1.29万亿元,这也将给债市带来一定的供给压力,或将阶段性导致利率上行。

“近期股市连续表现较好,虽然股债投资者割裂,但是对债市的情绪有类似‘股债跷跷板’影响。”9月9日,中信证券固定收益研究院信用分析师吕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绝对利率中枢较低时,“利率债与高等级信用债的性价比会逐步低于低等级信用债,未来价值填坑的方向可能还是一些低等级品种,包括一些低等级区县融资平台。”

(编辑:文静)
关键字: 降准 MLF 利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