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莱-彼得森:制造业提供蛋糕和饼干,未来我们提供食谱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尼克莱-彼得森:制造业提供蛋糕和饼干,未来我们提供食谱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9-21 21:12:00
字号:

“以前10年至20年,我们都在提供蛋糕和饼干,但未来我们将会提供食谱。”

在9月20日举行的“2019南京市长国际咨询会议”上,尼克莱-彼得森用这句话来描述未来制造业的前景,也同时诠释未来新工厂的意义。他就是未来新工厂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作为数字技术平台,未来新工厂定位于生产互联网,提供开放式的基础设施。据了解,未来新工厂是针对产品网络的产业链,通过协人员、资源等协调与提供辅助工具,帮助平台上的制造企业完成从产品设计、产品开发到执行落地的全链条工作。

尼克莱-彼得森介绍,未来新工厂可以看作“平台”,通过提供相应工具实现各地产品开发人员之间的协作;可以看作“商店”,在此可以获取生产、设计等各种应用软件,且仅使用付费;可以看作“滴滴生产版”,通过连接平台的全球机器,将想法进行产出。

这意味着,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只需要一个想法,在缺乏传统制造业进入的经费、资源、工具等门槛背景下,借助数字技术平台就可以实现最终落地。不仅如此,数字技术平台的发展将大大减少生产企业的壁垒和屏障,实现小批量生产,完成产品的定制化与差异化。

在尼克莱-彼得森看来,这是帮助制造业完成技术升级的重要途径。通过管理像机器人类的物理属性资产,由于成本空间有限而造成无法通过价格进行竞争。相反,通过提供系列工具、资源、服务的平台,企业的关注落脚点将会转移到服务本身,从而可以创造更大的利润。

而在此过程中可能带来的数据安全,知识产权等挑战,尼克莱-彼得森认为,数据就像工业革命的“电”,应该向全球不同开发人员开放,期待通过数据中央银行来储存和管理数据,开发不同应用,带来创新,实现高质量数据管理。

随着数字经济发展,知识产权界定面临巨大颠覆。尼克莱-彼得森举例称,面对同一物品,未来全球所有手机可能都可以通过深度扫描,利用3D设计对物品进行复制,再用区块链进行记录,使产品设计者、生产者,共享者,使用者动态可追溯,虽然产品不断被复制,但设计者仍可从相应购买中获取利润,保证进一步创新。

从背景来看,尼克莱-彼得森直言,全球处于数字经济“石器时代”,存在诸多缺口。同样,中国数字经济基础设施薄弱,由于错过技术颠覆期,导致中国数字化制造能力低下,制造业生产力落后。值得庆幸的是,中国数字经济拥有较好的基本面,如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渗透率较高,AI投资巨大,领军5G转型等。

在中国经济发展面临路径转换之时,数字经济成为拉动下一阶段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34.8%,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67.9%。尼克莱-彼得森指出,未来20年,数字制造工具对世界的而影响将超过历届工业革命中所有创新的总和。

他表示,希望通过未来新工厂能够与南京制造企业合作。南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学鹏指出,南京已完全具备站上“风口”、建设“数字经济名城”的条件与优势。作为江苏省省会城市、东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和特大城市,南京是中国高等教育资源最集中的城市之一,科教人才资源丰富。作为首个中国软件名城,南京在数字经济领域已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以下为采访实录:

提问:请您能介绍一下未来新工厂?

尼克莱-彼得森:未来新工厂是开放的础设施,针对产品网络制造一条产业链,包括从产品设计、产品开发到执行落地的环节。

目前,产业生产存在诸多障碍。举例来看,假如一个人有想法,把想法落实到设计、生产的过程非常复杂,可能需要一笔经费开设工厂,组建包括机械工程师、工商经营人员等团队,设立分发中心,供应链等,同时需要昂贵的设计软件、工程软件,模拟软件等辅助,这对中小企业来说成本高企。在此过程中,企业寻找合作伙伴也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

未来新工厂帮助企业获取全球各种资源和机会,在没有这么多经费的情况下,企业可以进行到下一步。未来新工厂有三大基本模块:一、作为平台,通过提供相应工具实现各地产品开发人员之间的协作;二、可以看作应用商店,获取生产、设计等各种应用软件,仅需使用付费;三、相当于滴滴生产版,只要有想法就可以使用平台,从连接平台的全球各种机器中找到合适的机器,最终实现生产。

提问:您如何看待中国传统制造业,它们是否已经到了亟需数字化技术辅助的阶段?

尼克莱-彼得森:中国目前制造业生产力缺口较大,亟需进行智能化转型。以前,中国制造业生存有赖于低廉成本。现在,中国需要投资数字制造,如机器人、3D打印等。

举个例子,全球服务器都可以用网络连接在云端,需要管理的仅仅是物理属性的机器资产,不同地方都可以提供类似服务,成本空间很小,没法通过价格去竞争。并且,随着机器进一步普及,生产化水平提高,机器方面的利润会越来越小。制造业需要改变思维范式,不仅仅关注机器,而应该关注服务本身,创造更大的利益。

提问:您觉得就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建设而言,目前是否基本完备?

尼克莱-彼得森:中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渗透率,相对其他国家来说较高。中国正在领军5G转型,对于AI、机器学习的投资也非常大。从这方面来看,中国基础设施基本面很好。

当从另一方面来看,中国基础设施仍然比较薄弱。目前,全球处于数字经济的“石器时代”,存在很多缺口,有如过去50年父母辈没有电视,没有手机的时代。中国数字经济缺口也很大,最大的缺口在于制造业,中国制造业是实体经济支柱,但由于中国错过技术性颠覆时期,所以这方面生产力比较落后,数字化制造能力比较弱。

提问:数字经济发展必然带来系列新的挑战,如网络安全,知识产权界定等,您怎么看?

尼克莱-彼得森:未来10-20年,知识产权会有非常巨大的颠覆。例如,假设全球共有50亿台手机,所有手机都有深度扫描功能,我很喜欢这个杯子,可以直接用手机对它进行扫描,然后在网上找到3D设计,通过相关机器把这个杯子制造出来。这意味着,50亿人都可以复制这个杯子,这样,知识产权会跟现在完全不一样,必须要经过一系列变化。

再举个例子,现在3D打印技术非常先进,但其实这是一个很老的创新,大约是在上世纪50年代就有3D打印技术,那时受到专利保护,关键参与者和一些举足轻重的公司,都不愿意进行这种创新。但是到了15-20年前专利过期了,就有成千上万的公司开始制造3D打印机器。所以,知识产权也存在不足的方面,抑制产品批量生产。

知识产权的定义需要转变,当一切产品数字化以后,区块链可以记录产品生产,共享者,使用者等,对数字产品的贡献和使用均动态可追溯,未来,知识产权模型会完全不一样,更为开放、动态,关注知识价值共享,而非像现阶段以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为主。此后,有数字货币、加密货币,根据价值贡献进行重新分配。

不同于杯子这类的实体有形资产,现在和未来会产生很多包括品牌LOGO等在内的无形资产。如设计商将设计产品开源给中国制造商,中国制造商则可以尽情复制,创新,但知识产权保护设计师的名字和设计产品,通过扫描二维码就了解产品的设计者,尽管产品在不断复制,但设计师仍可从相应的购买中获取利润,在同样的情况下也可以保证进一步创新。

信息安全本质是数据问题,保护数据是很重要的问题。数据就像工业革命的“电”,应该开放让大多数人取用。像阿里巴巴和腾讯通过大数据做创新,提供微信和各种服务。我觉得不应只是少部分公司拥有数据,期待出现数据中央银行,开放给世界上不同的开发人员,开发出不同的应用,带来很多创新。但并不是说不需要考虑隐私安全,我们需要思维范式的转变,应该有个平台就像刚才提到的中央银行,由银行中央数据数据库来储存和管理数据,这是实现高质量管理和使用数据的方法。

提问:随着像未来新工厂这类的数据技术平台发展,会不会导致中小制造业未来产品出现同质化,企业间未来的差异化发展在哪里?

尼克莱-彼得森:我觉得企业间会存在很多差异性,首先是在可获取度上,企业可以减少生产业的壁垒和屏障,不同的人会做不同的产品。以前是公司做市场调研预测人们需要什么产品,再去做公关、营销,进行产品销售。现在,更多的人可以创造适合自己的产品,实现小批量生产,更加定制化,也更符合当地特色。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