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石公司董事长李山:作为财富管理高地的通州未来可以超越金融街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涛石公司董事长李山:作为财富管理高地的通州未来可以超越金融街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10-27 12:18:00
字号:

“金融领域的人才培养,需要考虑行业公司、监管层面以及家族传承三个方向。”10月27日,涛石公司董事长,瑞信集团全球董事李山在以“全球挑战下的财富管理新机遇”为主题的第二届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如此表示。

微信图片_20191027121258

涛石公司董事长,瑞信集团全球董事 李山

李山认为,金融科技和财富管理密不可分,这不仅是通州发展的两大定位,同时也是因为科技手段在财富管理变得越来越重要。北京是中国的财富管理中心,通州是北京市的副中心,而且是未来也可能是财富管理的高地。北京有个金融街,通州则可以变成金融城,变成现代金融、国际金融,超越金融街的地方。

谈到金融领域的人才培养,李山介绍,需要考虑行业公司、监管层面以及家族传承三个方向。其认为,财富分配不仅要注重保值增值,还要讲道,讲做人,让社会觉得富人对社会应当做出更大的贡献。

以下是发言实录:

主持人:好,谢谢赵总。第三个问题问李山博士,刚才我们一起见证了您发起的北京国际财富管理研究院在这里揭幕,恭喜您。从您的经历来讲非常辉煌,早期从清华大学毕业,到了美国留学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博士,后来在瑞士信贷、高盛等国际著名金融机构工作,再后来回到国内参与国家开发银行投资银行部的筹建工作,再后来你又在雷曼兄弟、中银国际等大型国际金融机构里边担任过高管的职务,所以这么一个辉煌的背景,现在您要开启一个新的时代,要做北京财富管理研究院,跟前边的经历比,听起来这个学院是一个相对小的机构。不知道对不对?想请您分享一下这个机构,您想做什么?为什么选择通州?

李山:谢谢,做这个机构确实跟我的个人经历很有关系。主持人刚才介绍了我一堆简历,听得起来我搞金融的,学金融干金融。但是我又有另外一个经历,我是一个创办者,我跟清华另外一个同学创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房地产门户网站即搜房网,曾经我们是中国在所有的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排第六位,市值大概100亿美金,所以我也是一个拥有财富的人。但是拥有财富,刚才王忠民理事长讲有财富只是一部分,怎么用好财富?这才是更重要的事情,我发觉我没有用好这个财富,你们看我的简历,社会兼职很多,天天茫茫忉忉没有去管理自己的财富,我们公司市值从100亿美金降到10亿美金不到,这中间我什么都没做,把财富完全浪费掉了,所以对我个人和我家庭都是惨痛的教训。所以我觉得我要学习,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刚刚介绍我的简历,我最近加入了瑞士信贷全球董事会,有幸成为瑞士信贷历史上第一位华人董事。我到了瑞士信贷,我从麻省理工毕业时第一份工就是瑞士信贷前身工作,在纽约做外汇交易。某一天我接到电话邀请我加入全球董事会,所以我觉得人生也蛮有意思,我现在参与管理,参与领导的瑞士信贷跟26年前加入的瑞士信贷已经很不一样,当时我在的时候投资银行绝对是最主要的业务,现在这个只是很小的一块业务,最大的业务是财富管理,

而且这个财富管理他们认为最好的市场就是中国。我参加董事会第一个会议是研究怎么进入中国市场。我看到这个市场机会,也看到了市场的挑战。这个挑战在什么地方?缺乏人才,今天早餐会陪着霍书记跟新加坡朋友一起吃饭,他提出一个问题,我要到中国开机构,人才在哪儿?哪儿招人?我们不光这样,瑞士信贷在全球刚评为全球财富管理第一名,但是他在中国也没有人才储备,任何金融机构都是本地化的,不了解当地文化是不可能做好的,尤其是财富管理。这个像是上市这些东西还是标准化产品,这个财富管理是涉及到历史、文化、信任种种文化,所以这个东西是大量的需求我看到这样一个机会。

第三个,为什么要办学校?如果对财富管理有兴趣,我就可以引领瑞士信贷进入中国,力争成为全球最顶尖的财富管理机构。但是我为什么要来办这个学校?也跟我个人经历有关,刚才提到我是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我当年没有想做投行,我就想当一名教授。我毕业的时候,美国所有的名牌大学都来请我面试去当教授,但是我是四川人,英文说不好,但是主要原因教书还不是语言的问题,还是个财富的问题。

我上个星期刚哈佛大学,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邀请我担任他们院长顾问委员会委员,我顺便去见哈佛学院的领导,我说当年我跟哈佛也有缘,我从麻省理工毕业时,哈佛请我做博士后最高位置,我很想做,因为我很喜欢做研究,其实哈佛也不算太差的学校,但是我没有去,为什么?财富的问题。因为当时中国很穷,当年中国不可能开这个论坛,我当时毕业时发哈佛学士博士后待遇不足以支持我全家人开销,完全为生计所迫,我放弃了从事教育或研究工作的机会。所以我到通州,我跟通州缘分几年前就开始了,在座霍书记把我引入通州。

通州干两件事与我有关,第一件事通州经济园区,我们也挂牌了,下面我们要积极的推进。但是过程中,霍书记也讲了,金融科技和财富管理这两个东西不可分,这不仅是通州发展的两大定位,同时它也是在科技手段在财富管理变得越来越重要。由此我想到我们应该在通州这个地方,因为北京是中国的财富管理中心,通州是北京市的副中心,而且是未来我认为是财富管理的高地。大家知道北京有个金融街,我觉得通州可以变成金融城,变成现代金融、国际金融,超越金融街的地方。

在这个地方如果能够办一所学校,这是我对通州的一份礼物,一份贡献,所以我非常积极的得到这些股东们大力支持,比如赵总、《财经》杂志还有中瑞世界思路促进会,为什么是中瑞?大家知道瑞士是财富管理世界银行诞生的地方,我们把这边教学资源、行业资源都结汇到通州来共襄盛举,我们第一步办财富管理研究院,我们目标尽快变成中国第一、世界一流的财富管理学院。

刚才介绍了五道口金融学院,我也在那边兼职当过教授,教过书,带过学生。我再北京、清华、上海交大管理学院都担任过兼职教授。但是我觉得这些学院都办得非常好、非常成功,但是中国没有一所真正一流专注于财富管理的学院,我们希望在这一个领域,可以讲是商学院的一个子领域,但是我觉得是非常有前景,非常适合中国、适合北京、适合通州来做的领域,来办一个财富管理学院,以后为中国培养人才。

我再强调一下培养人才是三方面的人才:

第一方面,行业的需求。大量的培训工作,不管是外资还是中资,四大银行各个银行财富管理都有重要的业务,都需要培养人才。我跟瑞信同事讲,我说我准备到北京办研究院培养财富管理人才,瑞信高管跟我说,以后你们前几期班瑞信就包了,别招别的学生了,因为我们需要培养人才。我们不光培训而且出师资,提供实际经验。

第二方面,监管需要人才的培养。不光是人才培养,包括国际上相关监管政策研究,所以我们叫研究院,不光是教书育人,我们还要做政策的研究。一方面希望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另一方面希望为政府政策的制定、实施做出我们的贡献。

第三方面,我刚才讲了我个人的经历,中国有大批的成功的创业家。最近在报道说读教授的人数,北京已经超过了旧金山面临世界第一,所有人如果没有这种需求,他们很可能犯跟我同样的错误,不好好管理个人的财富,而且他们还面临一个下一代的问题。

中国这个富二代这个词听起来好像是负面的词,其实富二代天生集成这么多财富,他们最有能力也最应该为社会做出财富。所以我们这个财富管理学院也要对家族公司,家族传承进行培养,不仅仅要讲数,财富分配保值增值,而且要讲道,怎么做人,怎么让社会觉得富人对社会应当做出更大的贡献,应该是令人尊重的。

所以这几方面,我们一方面希望得到在座的领导、同行的支持,另一方面欢迎大家不管作为单位还是个人共襄盛举,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我们转移下一话题,刚才反复提到了财富管理中心建设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人才,咱们扩大了说在整个金融产业结构里边,这对整个产业来讲核心的竞争力也是人才。所以对于通州区来讲,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方式去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培养人才?有请李山总培养这个问题,培养人才您可以忽略掉了,想请您分享您在纽约、中国香港的国际经验,我们能学什么?

李山:我刚才提到一个概念,说咱们通州可以打造成北京的金融城,整个金融街上升到金融城。金融城概念是从伦敦来的,这个地方也他,它为什么会称为金融城?刚才讲它能聚集大批人才,但是它这个地方很特殊,你知道英国女皇走到普天之下莫非黄土,但是直到今天她也要下车,因为当初成立金融城时是跟政府之间有特殊约定,所以制度的优势是最大的,我们通州要讲地理条件北京是最好的没得说,现在要投入最现代的基础设施建设,而且在人才方面,刚才讲到新的政策甚至在税收等等方面甚至向中国香港看齐,这些政策都有。

但是我在想如果它要真正成为金融城,而且是国际金融城,可以超越伦敦的金融城,它在政策上,不光是优惠政策,是包括整个监管政策。通州下面的金融城建设的地方能不能有一些非常特殊的政策?我想这方面我也没有具体的建议,但是我相信这是一个可能更根本性的问题。

提问:各位好,我想向李山总提问一下,根据您多年来财富管理经验,您认为中国财富管理教育和海外的财富管理教育他们之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谢谢您。

李山:这个也是我们整个公司的股东、工作人员在思考的问题,我们要办富有中国特色的财富管理教育。但事实上你说到国际上,国际上据我所知也没有一个特别有名、特别成功的财富管理学院,有很多的管理学院,有很多金融学院,这个叫财富管理学院就不多,办得好的,办得世界顶级的好像没有,这个也是机会。正好是我们可以在这方面走一条自己的路,甚至成为世界的榜样。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不是我们闭门造车,财富管理也是金融管理或者整个经济管理其中一个子领域,但是由于天时地利人和,目前在中国我认为是最重要的领域,是一个需求最大、市场最大而且也最欠缺,因为有这个市场有这个需求,我们可以创造财富管理学院使其领先世界。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向世界学习,初步思考是我们不能办成纯粹的学术性的,因为学术管理是一个非常实际应用型的学科,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刚才讲到五道口金融学院,我知道五道口金融学院的历史,刚开始的时候,它其实也是靠行业资源,更多是政府资源,政府监管部门的资源,这个老师并入清华以前几乎没有全职老师,它主要靠金融监管部门的资深的领导来当老师,来当导师,这个方法说明在金融领域是非常行之有效的,后来觉得加入清华之后,学术水平方面有了进一步的提升,所以它现在办得非常好。

我们有行业资源,但是我估计不是主要政府资源,我们更多靠市场资源。所谓市场资源包括国内外金融机构,尤其在财富管理方面有这个经验的实践家、金融家来做这些老师,同时在学术上我们要跟当年的五道口金融学院不一样,我们从第一天学术上的起点要高,这一方面我们可以考虑,因为我们市场化比较灵活,和世界一流的大学,一流的商学院、金融学院进行合作,引入国外的师资,甚至把我们的学生派到国外的著名的学校,包括瑞士等等进行培训。

第三,中国有很多富人。我们财富总量还有高净值人数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而且超越美国指日可待。尤其在北京,今天早晨领导讲中国金融财富50%都在我们北京,我们缺的不是财富,是怎么管理财富,把这个财富用于社会、回馈于社会,为社会、为人才理财,这个事情也需要在我们这个学院、研究院好好灌输,教书首先要育人,我们要培养一些无论是作为家族传承人还是作为财富管理人,他们都是有社会责任的人,在这方面我也想办出我们的中国特色。谢谢!

(编辑:林辰)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