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管局部署2021年三大重点 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外管局部署2021年三大重点 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1-07 09:27:44
字号:

原标题:外管局部署2021年三大重点: 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还需多管齐下

1月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披露,1月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召开2021年全国外汇管理工作电视会议,研究部署了2021年外汇管理重点工作:一是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二是深化外汇领域改革开放;三是完善外汇市场“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

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去年人民币大幅升值引发热钱流入风险加重,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已然成为国家外汇管理局的一项重点工作。

“若人民币持续升值引发大量热钱流入,势必会冲击当前中国国际资本收支自主平衡的格局,进而触发资本跨境大进大出风险,对中国金融市场安全构成冲击。”一位国内私募基金宏观经济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随着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位列三大重点工作的“最前面”,未来一段时间外管局将强化大数据监控等措施,加强外汇形势监测评估,密切关注疫情等外部冲击所带来的资本异常流动影响。

一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业务主管坦言,要有效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另一项重要举措是引导金融机构和企业坚持风险中性原则,打击外汇投机行为,加强市场预期管理和宏观审慎管理,避免外汇市场无序波动。

“随着本周人民币快速上涨突破6.45,外贸企业押注人民币持续大幅升值的投机操作又开始升温。”他告诉记者。原先一些企业在年初落实外汇套保措施,但由于本周以来汇率飙涨,他们一方面延后外汇套保措施操作,一方面大幅增加押注人民币升值的头寸,甚至远远高于实际外汇业务量。

“我们正采取多项措施引导外贸企业认清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长期趋势,减少押注人民币单边大幅升值的投机操作额度,避免投机失败导致企业日常运营遭遇大波折。”这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业务主管指出。目前,他所在银行的主要应对策略,是向外贸企业积极推荐外汇风险逆转组合期权,即企业在风险逆转组合期权存续初期无须支付期权费,只要期权行权价能在企业风险承受范围内,将帮助企业以更低成本对冲人民币汇率剧烈波动风险。

严控热钱大举进出

尽管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来袭,但中国国际收支的自主平衡格局并未受到冲击。具体而言,经常账户和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始终保持着镜像关系——即经常账户呈现顺差,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就呈现逆差;反之,经常账户逆差,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则呈现顺差;这令市场各类主体的国际收支交易保持有进有出、有来有往的自主平衡态势。

“但是,若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触发大量热钱流入,这种自主平衡格局将很可能打破。”前述国内私募基金宏观经济分析师指出。究其原因,一是大量热钱通过贸易渠道流入境内,导致一段时间内经常账户与金融账户出现双顺差,由此不但破坏了此前相对均衡的镜像关系,还会造成海外金融机构对人民币升值预期进一步升温,反而加大人民币汇率高估隐患;二是热钱大举进出势必扰乱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平稳均衡,由此造成人民币大幅异常波动风险骤增,不利于中国金融市场安全稳定。

因此,如何加强外汇形势监测评估,有效防范疫情等外部冲击所造成的资本异常流动风险,已然成为外管局的一大工作挑战。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相比债券通、陆股通、QFII等渠道,热钱更容易通过贸易项、地下钱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等渠道流入境内,进而押注人民币大幅升值。

值得注意的是,1月4日外管局在今年工作会议上强调,将以“零容忍”态度严厉打击地下钱庄、跨境赌博等外汇领域违法违规活动,维护外汇市场健康秩序。

多位外贸企业主坦言,去年下半年起,相关从严监管措施悄然落地。他们不少收款账户已遭到银行冻结,原因是海外客户使用代理账户付款,其中存在洗钱或热钱流入等隐患。除非外贸企业向相关部门递交相关贸易资料,证明贸易真实背景与境外付款方的资金来源合法合规,才能解冻相关收款账户。

多位数字货币投资者则表示,只要他们将数字货币投资境外收益转入境内账户,后者同样面临冻结风险。究其原因,相关部门认为部分押注人民币大幅升值的热钱正借助数字货币账户流入境内,且数字货币账户的私密性,同样存在洗钱、不明资金跨境进出等风险。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地下钱庄违规运作资金跨境流动的手法日益隐蔽化多样化,相关部门也在持续加大监管措施与打击力度。

“以往,很多地下钱庄都采取境内外资金对敲的方式(即境外账户汇入一笔美元,境内账户汇出相应人民币到指定账户),协助大量热钱流入押注人民币升值,但如今这种手法肯定走不通。”一位熟悉地下钱庄操作手法的民间投资机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近期,他听说相关部门正着手加大对银行、支付机构的检查力度,严惩利用虚假贸易、欺骗性交易协助热钱进出等行为,全面封堵非法资金跨境流动渠道。

引导企业树立风险中性原则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要有效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还需引导众多金融机构和企业坚持风险中性原则,打击外汇投机行为,加强市场预期管理和宏观审慎管理,避免外汇市场无序波动。

多位长三角地区外贸企业财务总监向记者透露,随着本周以来人民币汇率快速上涨突破6.45,他们企业高层的投机买涨人民币热情又开始高涨。

“原计划本周落实全年的外汇套保措施,但周三企业高层突然打来电话要求暂缓,因为他认为人民币汇率将上涨突破6.2,与其斥资开展购汇操作的外汇套保,不如直接等到人民币汇率涨到6.15-6.2直接购汇更加划算。”一位江浙地区大型制造企业国际业务主管告诉记者。

他直言,即便人民币汇率上涨突破6.2,他所在的企业高层也不会履行目前的购汇规划,转而进一步押注人民币汇率突破6.05。

“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外汇风险,是逾80%外汇预付款头寸均没有采取外汇套保措施,一旦汇率突然下跌,我们每年4%的外贸利润都将被骤增的购汇成本吞噬。”他表示。

记者多方了解到,为了通过押注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获利,部分外贸企业的人民币汇率买涨头寸远远超过其实际外汇业务量。比如本周以来不少外贸企业买入的三个月期限人民币汇率看涨掉期交易头寸(执行价在6.1-6.15),超过其日常外贸业务量的2-3倍。

“为了对冲企业买涨人民币的对手盘风险,银行也只能在境外市场相应买入离岸人民币看涨期权或衍生品,由此造成市场看涨人民币预期持续升温,触发更多热钱流入导致资本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加大。”上述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业务主管向记者表示。事实上,2018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在6.24-7.19之间宽幅双向波动,如今人民币汇率不断逼近过去3年以来的高点,外贸企业应更警惕潜在的汇率回调风险。

他向记者透露,目前他所在的银行除了积极向外贸企业推荐风险逆转组合期权,还研发了多款挂钩LPR贷款利率的人民币外汇货币掉期产品。具体而言,外贸企业可以按固定汇率将美元贷款换成人民币用于生产经营,并按时向银行归还挂钩LPR贷款利率的人民币利息;等产品到期时,企业再以相同汇率将人民币换成美元(偿还美元贷款本金)。如此操作的好处,一是企业可以享受较低的融资成本,二是美元结售汇操作价格保持一致,企业无需担心汇率波动风险。

“我们希望通过这类创新型外汇风险对冲衍生品能逐步帮助企业树立风险中性的意识。毕竟,很多投机押注人民币大幅单边升值的外贸企业,都因外部环境变化导致汇率大幅双向波动,遭遇过不小的汇兑损失。”这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业务主管强调说。

(作者:陈植 编辑:包芳鸣)

(编辑:文静)
关键字: 跨境资本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