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林改改出了啥——来自“全国林改第一县”的调查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20年林改改出了啥——来自“全国林改第一县”的调查

本文来源于经济日报 2022-11-07 10:37:43
字号:

2001年以前,全国大小林区均存在集体林产权不清、经营主体不明等诸多问题,明显的体制机制障碍和产权安排缺陷严重阻碍了林业和林区的发展。2002年,福建武平县成为“全国林改第一县”,拉开了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大幕。20年来,“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林改改得怎么样?绿水青山是不是变成了金山银山?在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上,武平又将从何处着手,如何破题?

2002年6月,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同志到福建龙岩市武平县调研,作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要像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那样从山下转向山上”“林改的方向是对的,要脚踏实地向前推进,让老百姓真正受益”的重要指示,让武平成为“全国林改第一县”,拉开了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大幕。20年来,武平县紧紧抓住林改不放松,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不断取得新进展。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武平也在积极探索新时期深化林改的有效路径。近日,经济日报记者走进武平县,深入解码“全国林改第一县”多年来的探索与思考。

机制创新破解难题

走进武平县林业局一楼的林业产业服务中心,记者看到,墙上悬挂的大屏幕上显示着武平县林业金融区块链融资信息动态监测平台的最新融资数据。“这个平台是我们管理部门的实时监控平台,于去年7月推出,平台上线后林农通过手机即可直接申请贷款,不仅能提供更便捷的服务,也利于信息化管理,提高服务效率。”正在操作电脑的业务人员吴禄仁向记者介绍着金融区块链融资服务平台。这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林业融资服务平台,能有效连接林业经营主体、金融机构、政府、征信机构,实现资源共享、信息互通,为林业经营主体提供一站式电子化服务快捷通道,可有效化解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目前,该平台汇集了15家金融机构上链,提供了48种专属金融产品。

“以前办贷款很麻烦,需要很多材料。现在有了区块链平台,仅需手机登录,找到自己需要的信贷产品进行申请,银行收到资料以后就会与你联系,非常方便。”林农钟卫清告诉记者,听说可以在手机上申请贷款,他第一时间就申请了20万元用于发展林下经济。

武平金融区块链融资服务平台的建设是福建在林改路上不断深化机制创新的小小缩影。“20年来,我们扎实推进明晰所有权、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确保收益权等综合改革,建立起责、权、利相统一的集体林业经营新机制,让福建林业发展充满生机活力。”福建省林业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林旭东表示,福建省基本完成明晰产权主体改革任务,实现“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放宽人工商品林采伐限制,有效落实林木处置权和收益权;积极创新林业投融资机制,为林业发展注入资金资本活水。其中,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等9项改革做法被作为重要改革成果推广到全国;三明市首创林票、碳票等做法,成为全国林业综合改革典型;南平“生态银行”入选中国改革年度十大案例。

位于武平县西北部的万安镇捷文村是全国第一个开展林权改革的试点村。2001年以前,武平县与全国大小林区一样,存在集体林产权不清、经营主体不明等诸多问题,改革势在必行。2001年4月起,武平县尝试新林权证换发工作;2001年12月30日,捷文村村民李桂林领到了全国第一本新林权证,“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在全国推广开来。

捷文村针对林业经营分散、林业投入不足等问题,在全国率先开展林权抵押贷款、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组建林业专业合作社、山林流转等机制创新。“我们始终用心保护好绿水青山,推行林长制、赎买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执行网格化管理。林改20年来,这里没有发生一起森林火灾。”捷文村党支部书记李财林告诉记者,如今的捷文村生态环境优美、百姓生活富裕,森林覆盖率由78%提高至84.2%。

改革永不止步,制度创新是关键。为解决“单家独户怎么办”,武平创新林业规模经营机制,提升林业发展质量,建立林权交易市场,开展新型林业经营主体标准化建设;为解决“钱从哪里来”,创新林业金融机制,提升金融运营模式,率先建立林权抵押贷款村级担保合作社和森林人家合作社,完善林权流转服务平台;为解决“树要怎么砍”,创新林木采伐机制,建立森林资源综合数字化管理平台,加快推进“智慧林业”建设,提供全产业链服务;为解决“林业产业化怎么做”,创新林业产业发展机制,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和旅游经济;为解决“林业生态产品价值如何实现”,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打造武平特色品牌,在福建首创低碳信息管理平台,签约福建首个普惠型林业碳汇合作开发项目,将森林碳库转化为钱库……

盘活资源做足山林文章

记者驱车前往永平镇岗背村挡风岭万亩合作经营基地,沿途可见座座青山郁郁葱葱、排排树木整齐耸立。林农刘新添的林子就在山上,他告诉记者:“这个基地有1万多亩,涉及林农236户。我们以出租林地的形式入股,有收益时采取‘三七’分成。这片林木去年底刚砍过一次,预计今年会分红。”

要在以前,这是刘新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2008年,一场特大雨雪冰冻灾害,对挡风岭这片森林造成毁灭性破坏,整座山成了“瘌痢山”。经过多番考察,武平县不仅出台了造林、抚育的补助政策,还鼓励专业合作社等各种新型林业经营主体参与造林育林,引导林农通过林地入股模式与各种经营主体合作。

“目前,挡风岭万亩合作经营基地有2个新型林业经营主体,一个是众森林业专业合作社,与186户林农合作经营8825亩;另一个是落户在永平镇的荣盛木业有限公司,与50户林农合作经营3038亩,建立了企业原料林基地。”刘新添说。

原本零散、荒废的林地在集约化、规模化经营下逐渐被盘活,“瘌痢山”变成了连绵青山和林农手中的“金山”。“林农出地,我们出钱和技术造林,他们坐在家里就可以有收入。”荣盛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启荣说。

“单家独户经营难,联合起来就不难”,挡风岭万亩合作经营基地的成功建成,解决了分山到户后林地小而散、一家一户无法实现规模经营与林农“有山无钱造”“有山无力造”“有钱无山造”等问题。

“这些年,我们大力实施森林质量精准提升工程,增加森林蓄积量,全县累计造林80多万亩,超过林改前25年的总和,森林覆盖率达79.7%;率先探索实施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让待砍伐的商品林变身为‘绿色不动产’,累计完成赎买4.4万亩,实现‘生态得绿、林农得益’。”武平县副县长钟发贵表示。

2021年,武平县还出台了《武平县大力发展民营林场的实施意见》,集中政策资金奖励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林业生产经营领域。目前,全县累计发放物权证2.23万本,发证面积达309.5万亩,发证率达95.3%。

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让武平的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让林农逐步实现了不砍树也能致富,林业经营方式也由传统向现代化转变。

搞活林下经济带动增收

如何让广大林农从林改中受益是近年来武平县探索的动力——不仅要让资源变资产,更要唤醒沉睡的资产。

在捷文村游客中心对面,一座座黑色帐篷整齐排列,里面是一盆盆红艳艳的富贵籽盆栽与长势良好的富贵籽苗木;不远处的山里,大小不一的灵芝在草丛中生长……“我们村发展了紫灵芝、富贵籽、百香果等林下经济示范基地7个。其中,紫灵芝是主导产业,种植面积达5000余亩,效益很好。”李财林说,村里的困难户谢春荣就是通过发展林下产业实现了脱贫致富,仅紫灵芝种植收入每年就有七八万元。

大力发展林下经济是武平县盘活森林资源、带动林农增收致富、促进林业产业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我们以建设‘国家林下经济示范基地’为抓手,大力发展以紫灵芝为主的林下经济产业,打造‘中国紫灵芝之乡’。”武平县林业局局长钟达昌表示。2013年9月,武平被确定为首批“国家林下经济示范基地”,积极推广“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基地+农户”运作模式,鼓励和引导农民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出台专项政策重点扶持紫灵芝、养蜂等产业发展,形成了林药、林菌等11种林下经济模式。

在武平县永平镇梁山村,“80后”返乡青年梁汉民在当地最高山梁野山西侧上茶亭,成立了龙岩上茶亭生态养殖有限公司,办起了生态养殖扶贫基地,在林下种植紫灵芝、养蜂、养鸡鸭,建起养殖池养殖棘胸蛙。“我们以棘胸蛙养殖和销售为主业,还发展棘胸蛙食材原料黄粉虫、南瓜等特色种植业以及林下灵芝种植。”说起基地的情况,梁汉民侃侃而谈,目前一年下来他有两三百万元的收入,还能带动村民就业。

在林下经济发展风生水起的同时,武平正在思考如何推动林下经济产业化专业化规模化发展。近年来,当地充分利用林区资源,大力发展花卉苗木、竹产业、林下经济、中草药、生态旅游等绿色富民产业;重点发展紫灵芝、富贵籽、棘胸蛙、象洞鸡等绿色生态产品;推进紫灵芝种加销全产业链发展,打造全国最大的林下紫灵芝生产基地;积极开展林业招商引资,利用高新技术,优化产业结构,大力发展林产品精深加工产业。

以紫灵芝为例,武平生态环境优良、阔叶林资源丰富,气候湿润,自古以来就有野生紫灵芝,但数量极少、价格高。为做大做强紫灵芝产业,2019年以来,武平制定出台紫灵芝产业发展扶持政策,对林下规模种植紫灵芝给予每亩500元的资金补助,每年扶持面积5000亩以上,累计下拨扶持资金近千万元;还紧紧抓住县里3家企业列入福建紫灵芝食药物质管理试点的机遇,开发灵芝切片、灵芝粉、灵芝茶等系列产品,提高产品附加值,促进林农增收。

截至目前,武平累计培育林业新型经营主体142家,建成林下经济示范基地253个,参与发展林下经济的林农约3.3万户;林下经济经营面积达到156万亩,2021年实现产值40.2亿元,带动3万林农增收致富。

改出好生态实现双赢

近年来,武平把目光转向如何平衡林业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探索“绿富双赢”发展道路,把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武平坚持把良好的生态环境作为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建设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生态家园,让绿水青山永远成为武平最大的优势;立足山水交融的自然风貌,坚持“一木一花一草皆为景”的精细化理念,优化拓展生态空间,立体推进公园、广场、庭院、一河两岸等绿化;坚持因村制宜、依山傍水,以环梁野山“五朵金花”村庄为试点,积极探索“串点连线成片”“+旅游”的美丽乡村建设路径。

“林改,改出了武平的好生态。”武平县文化体育和旅游局局长舒健说,好山好水好风景,坚定了武平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持续推动“生态立县、旅游富民”县域经济发展战略,把全域旅游作为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的重要通道。

如今,武平依托生态优势,大力发展森林旅游、乡村旅游,建成了梁野山景区、狮岩景区、千鹭湖景区3个4A级景区,文博园、平桥翠柳、刘亚楼将军故居3个3A级景区,18个省级旅游特色村,形成了“天然氧吧·生态之旅”“不忘初心·红色之旅”“千年古县·客家之旅”“醉美骑行·运动之旅”“悠然乐氧·乡村之旅”5条旅游精品线路。2019年9月,武平获评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也成为福建省首个全国森林旅游示范县;2021年,武平实现森林旅游收入12.7亿元。

“通过发展林下经济和乡村旅游,我们实现了‘不砍树,也致富’。2021年村集体经济收入达53万元,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860元,分别比林改前增长了50倍和18倍。”李财林说。 (经济日报记者 薛志伟 刘春沐阳)

(编辑:文静)
关键字: 林改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