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正资本刘陈杰:解锁新旧动能转换,抓住“财富密码”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望正资本刘陈杰:解锁新旧动能转换,抓住“财富密码”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3-12-08 16:51:00
字号:

12月8日,由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指导,《财经》、《财经智库》、财通汇主办的“2023全球财富管理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以金融高质量发展助力增长与开放”。 望正资本全球宏观对冲基金董事长刘陈杰在会上表示,财富管理和实体经济相辅相成,只有有了实体经济的增长才会有财富的增量。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也会深刻影响财富管理配置的方向,可以从中抓住未来几年的“财富密码”。

刘陈杰从房地产的视角为核心,来讲述房地产等财富管理的发展趋势。他预测,未来十几年,中国居民的大财富管理会慢慢从配置房地产,到配置存款、债券、股票等方面,这将是接近百万亿级的财富转移。

如何让财富管理更好的支持中国实体经济发展?刘陈杰建议,首先从供给方面,要增加好的企业投融资渠道供给,让投资者与优质企业共成长,从而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从需求方面来说,要沉下心来做长期投资,那么,实体经济也会给个人财富管理长期、合理的回报。

图片1

望正资本全球宏观对冲基金董事长刘陈杰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袁雪:您从全球配置这个方面讲一讲怎么在全球配置的角度考虑大资产管理。

刘陈杰:谢谢主持人,我对大财富的管理有三个体会:

第一,从实践的角度来讲,现阶段,中国居民的资产负债表里面整个财富的占比,我们通过归类和测算,其中最大的一个占比是房地产。未来,不管面对什么样的短期宏观环境,大概率上,中国居民的资产负债表,包括中国居民的大财富管理会慢慢从配置在房地产,转向有的配置在存款,有的配置在债券,有的配置在股票,有的配置在海外资产等。整个规模对中国而言是接近百万亿级的财富转移,这是规律性的。所以我们在中国做国内、做海外投资的时候,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基本就是这样的规律,这是我要跟大家汇报的第一点,就是大的财富管理往哪个方向,往后应该是什么样的图景。

第二,聚焦到中国地产,这两年,中国地产是整个宏观环境包括金融市场非常关心的话题。我们也做了一些粗略的研究,第一个研究是我们对中国居民的刚性需求预测,发现过去三年是中国居民房地产刚性需求最高的三年,这是从需求的刚需来看。不管愿不愿意承认,中国的房地产整个需求在系统性下降,这是根据咱们国家的人口结构、城镇化率、家庭的规模、对未来收入的预期等多方面的因素测算出来的,这是第一个结论。

我们做了一个初步的结论,因为过去六年每年的供给都是过量的,从2016、2017、2018年的房改货币化,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需求提前透支了,国内一线城市过去几年的房地产需求也在透支,过去六年每年提前超额供给,意味着未来几年要先把这个过度供给填上,什么时候见底回升呢,目前还要看政策如何进一步发力,这是第二个结论。

大家都喜欢把钱存在收益比较确定,或者放在收益稍微低一点但是还算比较确定的债券或者存款中,居民的存款在显著的提升。从中国货币存量来看,从M2的角度来看,现在是280万亿元左右,每年存量的增速大概10%左右,所以我们测算大概7年以后,到2030年中国M2的整个规模会接近560万亿元左右,这是整个货币体量。这意味着什么呢?对普通老百姓来讲,你现有的财富或者与现金等价的财富,七年以后跟整个社会总的货币比起来,购买力要贬值一半左右,如果只是配置在1点几或者2点几的产品,虽然风险不大,但大概率跑不赢市场的存量财富变化或者贬值的程度,适度的时候、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增加一些风险资产的配置,这是我的粗浅理解。

袁雪:非常感谢李总,对于到底怎么做做了很多分享,接下来再问问刘总,对于刚才大家都在谈的资产配置再讲一讲。

刘陈杰:我们公司自2015年成立到现在,业绩还是不错的。财富创造的收益,有的可能是短期套利,有的是长期持有,但是说到底,财富管理行业所有创造的收益都来自于实体经济,也有可能来自于未来预期的实体经济的收益,进行提前透支了,这是收益的根本。刚才有专家说,中国正在经历非常深刻的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这个提法几年前就有。我们内部讨论也认为,当今,中国经济的新旧动能转换已经在深刻地影响我们的工作、生活以及对未来经济的看法。而过去十几年,主要依靠房地产和地方政府债务这两方面推动型增长。

我们发现大部分的宏观经济波动都有房地产和地方政府债务这两个因素。中国经济周期大的波动时代,交易性机会或者长期持有的机会已经基本接近结束,所以在配置资产方面,我们对周期性的标的或者投资对象非常谨慎。

希望在哪里呢?大家可以感受到实体经济的冰火两重天,一个是周期性行业普遍压力比较大,个别的还行。另一方面是中国高科技产业在迅速发展,在一些局部区域在高科技方面接近世界水平或者近年来有一些突破,海外出现的一些新的东西在我国很快就能出现,像半导体的国产替代、消费电子的升级、生物医药的发展、中国创新药的发展等。

中国科技创新过程中出来一些新兴的业态,新能源汽车的制造以及零部件、光伏风电零部件的制造这两方面,在全球遥遥领先,成本控制做到极致,这是中国新的变化。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也会深刻影响财富管理配置的方向,不是说整体的机会,是一些结构性的机会,有机会的话大家可以去调研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产业,会有深刻的感受,这样才能抓住未来几年的财富密码。

袁雪:只有有了实体经济的增长才会有财富的增量,刘总。

刘陈杰:财富管理当然非常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如果您有存款的话,您的存款有很大一部分会变成对企业的贷款,这是支持实体经济;如果您买了企业的债券,也是支持实体经济融资进行再投资;如果您买了企业的股权,特别是IPO阶段的,那更是了。回过头来看,实体经济如果运行得很好,也会提升存款资产端的质量,坏账率下降,债券兑付率也可以提高,股权的增值也能让财富管理获得收益。所以,财富管理和实体经济是相辅相成的,天然绑在一起的。

我国提出要更好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我认为,第一,要让财富管理更好的支持中国实体经济发展,首先要增加好的供给,有好的企业进行投资、融资。过去十几年,中国经济的很大变化是诞生、壮大了很多比较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但是很多普通老百姓买不到这些公司的股权股票,因为很多公司是在境外上市。中国很好的商业模式发展起来了,增加了很多财富,所以要增加这类有引领性的企业标的供给。我建议,将来监管机构能够增加中国高质量企业在境内或其他市场的供给,能够给广大民众与这些企业投资共成长的机会,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

第二,从需求方面来说,刚才很多嘉宾也谈了长期投资的关键,如果你总是想着快进快出,想挣套利的钱,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估计有限。如果你能沉下心来好好的做一些宏观、中观、微观方面的研究,我相信实体经济也会给你的财富管理一个长期、合理的回报。

(编辑:hongguan)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