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财经大学翟立宏:资产管理讲收益,财富管理讲配置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西南财经大学翟立宏:资产管理讲收益,财富管理讲配置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23-12-08 20:54:07
字号:

12月8日,由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指导,《财经》、《财经智库》、财通汇主办的“2023全球财富管理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以金融高质量发展助力增长与开放”。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所长翟立宏在会上表示,大财富连接国民财富和实体经济,但大财富不只是实体经济的融资、金融需求,大财富要为人的需求服务。

1

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所长 翟立宏

面对目前市场投资预期较差,居民财富想要实现保值增值的诉求,翟立宏表示,要先分清财富管理跟资产管理的区别。资产管理被包含在财富管理内,其关键是收益,可以参考基金公司、银行理财产品等。财富管理里讲配置,是在全生命周期下,让财富的配置最终能完成财富的目标。

翟立宏进一步解释道,资产管理的市场收益率不同下,风险约束条件、承受能力和容忍度也不同。而在财富管理领域,个人和服务者都需要充分考虑管理的目标和约束条件,想要高收益,就要考虑风险带来的影响。从资产管理、财富配置逻辑的角度来看,翟立宏建议,还是要关注“四笔钱”(活钱管理、稳健理财、长期投资、保险保障),先保障消费、保险,再考虑投资。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袁雪(主持人):首先请各位从自己的思考和实践讲讲什么是大财富,对你的机构意味着什么,又带来了什么,首先从研究者翟老师开始。

翟立宏:我们这次主办方的问题非常有代表性,也非常有现在的时代感,大财富连接国民财富和实体经济,我对大财富的理解包括几个方面。

首先最基本的大财富的大应该是超越一般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种狭义的具体的理解,大财富是服务于人的,它是最终为人的需求服务的,不光是一般理解的实体经济的融资、实体经济的金融需求。

第二,人的需求是大方面的需求,不光是一般理解的投资,个人家庭所有个体化的市场经济主体的流动性的需求、投资的需求、风险管理的需求、财富传承的需求这些都是在大财富的管理需求的内容里。

第三,大财富所涵盖的金融业态也不仅仅只是一般狭义理解的投资这个领域,我们现在几乎所有的主流金融机构甚至一些非金融的行业都涉及到财富管理的领域。我大概梳理现在财富的业态模式就是它的服务内容至少包括财富规划、投资顾问、产品销售和我们熟悉的资产管理,还有银行里的传统私人银行,除了这些金融机构之外,我们现在所有涉及到财富管理这个领域的行业,至少养老、医疗、教育、广义的大消费,它都是我们财富管理这个领域里的服务内容,它的业态模式应该也是宽泛的。

最后,大财富还涵盖一个内容就是所有的生产要素包含的这些内容应该也是宽泛的。我们今天论坛的主题,我特别注意到大家都在讲数据、科技,但大财富,首先我们要强调行业里的从业者,强调这些人,它是人对人的服务,只有人对人的服务才是有温度的服务,在人的服务的基础上当然要借助科技,有科技才能更充分更高效的满足客户的体验,今天上午还有几位嘉宾讲到我们的制度设计、监管,这些要素恐怕都要被纳入到大财富这个领域里头的生产组织过程里。因为是当老师的,所以我们思考这个问题相对来说比较抽象,我这从四个方面,就是对人的服务、是对人的全面的服务、是综合业态模式的服务、是各种全要素生产的服务,这是我对大财富的理解,谢谢。

袁雪(主持人):感谢翟教授,首先对大财富给了非常宽泛的定义,核心还是强调了对人的服务,尤其是对人多样化需求的服务。

袁雪:我们讨论了很多宏观形势现在进入了低利率时代,以往高增长转到了高质量增长,汇率全球市场波动比较大,还有一些地缘政治的突发影响,在过去的一年,大家投资的收益普遍比较低,投资的感受普遍比较差,对于未来的投资预期也相对比较差,在这样的预期下,怎么才能真正实现居民财富保值增值的核心诉求呢? 

翟立宏:这个问题应该放在财富管理的目标和背景下讲。我们现在说的财富管理跟通常说的资产管理是有区别的,资产管理是被包含在财富管理里的,我们一般说资产管理是冲着收益或者冲着风险调整之后的收益,像典型的基金公司,银行理财产品,所有的资管产品就是讲收益。但是财富管理里讲配置,实际上是在全生命周期之下,让财富的配置最终能完成财富的目标。所以在财富管理领域里,首先要分析我的目标和约束条件,我想要什么样的收益和我能要什么样的收益。如果从资产管理的市场说,在某一个阶段来看可以做什么样的投资,所有人都不是平均的,我的目标和我的金融资源中间用5%的收益率可以连起来,另外一个人可以用8%的收益率连起来。有这样的收益率,它的风险约束条件还不一样,它的风险承受能力和风险容忍态度还不一样,所以在财富管理领域里,无论是个人还是服务者,都要充分考虑它的目标和约束条件,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我们想要高收益,但同时要考虑风险的波动可能给我们带来的影响。

我非常同意几位专家讲到的,配置还是一个主线,从长期来看,不往这里头配风险资产、权益类东西肯定是有风险的,最终的风险是贬值的风险。但从短期来看,当经济形势不明朗,金融市场里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下,仓促上权益类的风险似乎也有问题,回到资产管理财富配置的逻辑,还是老生常谈,就是三笔钱四笔钱,我们先把消费的保好,把保险的保好,再考虑投资的。投资里哪些是属于稳健投资的、权益类的、低收的、低波的,哪些是投增长的去谋增值的。实际上金融资产配置投资管理里既定的策略方法都是有的,而且成熟的东西还不少,最重要的是要用投资者本身的约束条件去约束他。   

袁雪:谢谢翟教授,您说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要把收益和生活目标联系在一起,这可能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投资者教育的工作。

袁雪:我想讨论一下这个大会题目的下半部分,怎么连接实体经济,刚刚结束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也说了,要把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作为一个根本的宗旨,我想问问各位,在发展财富管理业务的时候,应该怎么将客户资金端和融资端的需求更有效的连接起来,真正达到助力实体经济发展工具性的效用? 

翟立宏:这个问题确实非常有意义有价值,我们财富管理最终的价值来源是实体创造的,我们现在实体价值的结构的生产方式,整个经济都在讲供给侧的改革,金融也在讲供给侧的改革,这次金融工作会议里一个最明确的提法是五篇大文章,刚才很多专家都讲了里头具体的产业、行业。

科技无疑是产业链作为产业要素覆盖面最广,能够创造价值空间想象空间最大的,科技、绿色、环保和整个生态环境的改善相联系。普惠这块对应的就是下沉的概念,那就涉及到整个配置里大中小盘的结构,在中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里头,不同的盘子对应着不同的机会,大家都能看到。养老这块,我们前面就说了它对应的是一个综合性的消费,它里头产业链非常长,涉及到的无论是产品层面还是服务层面的东西都特别丰富。最后是数字金融,我们一开始的时候给它多方面的解读,可以把数字看做是一个做金融的手段,同时数字也是我们金融投资的领域和方向,今天我们这个会的主题里很多专家都讲到了这个产业链涉及到的一些领域。

所以我觉得实体经济里,中国是相对成长比较快的大经济体,实体里可以挖掘的东西非常多,从财富管理的背景之下,我们还是依然要强调配置,因为现在经济形势的不明朗、影响因素的复杂性,各种轮动各种转化也特别快,明年上半年的时间里恐怕非常明确的踏一些节点,等会后头几位专家专门做投资管理的会讲的更具体,我个人的意见还是相对来说是保守的,坚持用多元配置,坚持用触角宽的配置,五篇大文章本身就已经给了很广阔的选择了,用配置的理念继续坚持,谢谢。  

袁雪:感谢翟教授,机会还是很多,但是像以往那种能广泛的简单的获得高收益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