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金协创始秘书长杨再平:全渠道新零售的五大积极效应值得关注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亚金协创始秘书长杨再平:全渠道新零售的五大积极效应值得关注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23-12-08 21:19:00
字号:

12月8日,由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指导,《财经》《财经智库》、财通汇主办的“2023全球财富管理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以金融高质量发展助力增长与开放”。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创始秘书长、中国银行业协会原专职副会长杨再平在会上表示,全渠道新零售发展为我们带来弯道超车的机会,其下半场将是元宇宙零售与元宇宙金融相得益彰,更好赋能各产业发展。

杨再平表示,全渠道新零售的五个积极效应值得我们关注:一零售革命效应。从大超市到线上、移动多渠道零售再到全渠道融合零售是零售业的革命性变革,而未来已来的元宇宙零售必将为零售业带来进一步的革命性变革。二是弯道超车效应。我国零售业不仅赶上了全渠道新零售这趟车,而且已某些方面超过了美国,弯道超车初见成效。三是金融创新效应。全渠道零售业需要全渠道金融业为之提供服务,同时也为金融业提供了新的渠道与大数据,从而已然并将进一步推动全渠道新金融,且其下半场将是元宇宙零售与元宇宙金融相得益彰。四是便利消费效应。四是便利消费效应。全渠道新零售让消费者可随时随地购物,为其带来全新的购物体验,同时也起到了刺激消费的作用。五是赋能产业效应。其可很大程度让产业资本从商品销售中解放出来并节省流通资本、加速产业资的周转、缩短流通时间,同时让更多市场经营主体向微笑曲线的右上方移动。

1

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创始秘书长、中国银行业协会原专职副会长杨再平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杨再平:感谢主办方,感谢主持人,还有现场的各位嘉宾!很高兴跟大家就这个话题进行分享。关于全渠道融合下的新零售,我这两天做了一些梳理,在梳理过程中感觉,全渠道新零售有五个积极效应值得我们关注。一是零售革命效应。我们知道,零售行业的发展从曾经的分散销售到成规模,再到超市的出现,90年代跨世纪的时候,超市在我们看来就是革命了。北京的第一家超市是双安商场,我们觉得很新颖,当时两会期间还专门组织代表委员参观双安商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购物通过网上就可以,而且移动,随时随地可以购。现在是全渠道的线上线下融合,现在的线下已经不是原来的线下,这样一个全渠道的发展,而且还在继续发展,进一步发展,我觉得元宇宙的零售已经快到来了,如果线上是一维空间,元宇宙是多维空间的零售。所以零售革命效应已经显示出来。

二是弯道超车效应。对中国来说,全渠道的新零售发展带来很大的弯道超车。我曾经在多个大学当过老师,老师职业生涯20年,教政治经济学,经常讲商业发展时都进行国际比较。比如2000年的时候,我们的商业是什么状况呢?流通费用占GDP16.7%,是发达国家的两倍多;我们的工业企业流动资金的每年周转是1.62次,而日本是每年可以周转15到18次,有的到20-30次;我们的商品库存占用的资金4万亿人民币,相当于当年GDP的50%,而那个时候发达国家的占比才占1%,发展中国家才5%。当时我们的商业确实很落后。自从电商出现以后,我们可是弯道超车了。现在是什么情况呢?我们是30%的线上购物,新渠道,新零售,美国新冠时期线上增加了,但又退回去了,只有19%。我国电商平台的佣金率较美国低10pct以上,我国物流配送高效便捷,而美国最后一公里配送成本高、效率低。

三是金融创新效应。因为新零售要求金融提供相应的支付结算和小额的信贷消费等等,金融在服务全渠道新零售的同时,金融本身也在向全渠道的零售金融发展,一方面是它的服务对象要求,另一方面是这种多渠道同时为新金融提供了渠道。不仅这样,很重要的一点是它提供了大数据的支持。多渠道的新零售要求多渠道的新金融服务它。全渠道零售业需要全渠道金融业为之提供服务,同时也为金融业提供了新的渠道与大数据,从而已然并将进一步推动全渠道新金融,且其下半场将是元宇宙零售与元宇宙金融相得益彰。

四是便利消费效应。全渠道新零售让消费者可随时随地购物,为其带来全新的购物体验,同时也起到了刺激消费的作用。我本来就不喜欢逛商店,现在经常在手机上购物。所以它一个很重要的点是刺激消费的作用。

五是赋能产业效应。我之所以讲这点,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原来是瞧不起商业,轻视商业的。过去商人子弟、商人家族是不能考功名的,对商业是压制。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商业劳动是非生产性劳动,也让人误以为商业不重要。我们在改革开放前,甚至初期,是不允许个人经商的,过去很多物资都是统购统销,更不用说长途贩运。过去谁要搞了长途贩运戴很高的帽子,叫做投机倒把。允许做长途贩运是1978年,那时,可谓我国真正“首席经济学家”的薛暮桥在国务院务虚会上提出应当为长途贩运平反,利用市场活跃流通。

过去我们认为商业是不创造价值的,不直接创造价值,历史上我们是打压的,轻视的。但我们对它创造财富的效果是看到了的。班固的《汉书•货殖传》里有一段话,“夫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绣文不如倚市门,此言末业,贫者之资也”,说得很明白。现代经济学中间有一个微笑曲线,研发收益率在曲线左上方,简单制造加工收益率在曲线底部,销售商业收益率在右上部。

我在高校教了多年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跟学生讲课的时候说,马克思虽然说商业劳动是非生产性的,那是就直接创造剩余价值而言,但商业对产业资本的贡献是不可忽略的。在马克思看来,商业资本可很大程度让产业资本从商品销售中解放出来并节省流通资本、加速产业资的周转、缩短流通时间,同时让更多市场经营主体向微笑曲线的右上方移动。

网络上有一种舆论认为华为是创新,那当然是,但却认为电商平台、全渠道新零售不是创新,鄙视甚而谩骂它,这是不对的。要看到它对产业的积极贡献,对产业的赋能。

全渠道新零售对产业发展的贡献,对制造业的贡献,这个赋能我们要有足够认知。而且还有一点,我们国家的商业弯道超车了,但拿到全球来说,我们还是落后的。体现在哪儿呢?我们总的贸易在全球第一,但服务贸易一直是逆差,而且逆差不小。2018年逆差达到1700多亿美元,今年前三季度达到了8700多亿美元。服务贸易中间很大一部分是商业服务。可能在中国范围内,我们的零售弯道超车了,但是拿到全球范围,我们还是不够的,所以我们还应该更加务实,更加推动,不要低估它的积极效应。

张威:再次感谢各位嘉宾刚刚精彩的主旨演讲,下面到问题讨论环节,我先问杨会长一个问题,在您看来现在零售这个业务的拓展当中,我们能看到有几个环节,一个是挖掘客户,还有一个是服务客户,还有我们要留住客户,当然还有些细分的环节,在您看来在这些环节当中哪个环节现在是最难的?

杨再平:我觉得服务客户是关键,服务好了,才能留住客户,服务好了才能进一步挖掘客户。金融行业不用说了,零售商业现在也是一种服务,所以服务好了,两头的问题都可以解决。

张威:下面问下一个问题,请问杨会长,几位嘉宾都提到了以客户为中心,从您这么多年金融从业经验来看,这个阶段消费者更看重感受还是获得更好的产品,还是一系列资产配置的功能?  

杨再平:多渠道初期阶段消费者更在乎新的渠道比较便利,进一步还是要有相应的产品,在多渠道融合的基础上产生的产品,适应不同消费者不同期限、不同风险偏好以及不同风险承担能力,还包括价格,跟这个相关的多样性的价格,我们叫适配性的产品,这是消费者更希望有的。   

张威:杨会长,在金融机构服务零售客户的产品创新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杨再平:刚才已经说了,适配性、个性化、量身定制、相应的多样化。金融里面有一个粒子金融的概念,对市场进行细分,对应不同的消费者提供不同的产品,数字化产品是很需要的。

(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