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临近!下划地方征收环节后移 消费税待破局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临近!下划地方征收环节后移 消费税待破局

本文来源于证券时报 2024-07-11 10:06:56
字号:

健全地方税体系,既是完善现代税收制度的必然要求,也是缓解地方财政收支矛盾的现实需要。消费税作为我国税收体系中的重要税种,兼具调节税负与消费的双重功能,是财税体制改革中不可忽视的环节。近年来,“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的消费税改革方向已经得到财政部多次确认,也备受市场期待。

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脚步临近,受访专家向证券时报记者指出,在当前经济形势下,消费税应成为新一轮地方税体系改革的“排头兵”,拓展地方收入来源,引导地方改善消费环境。在具体操作上,以确保中央与地方既有财力格局稳定为前提,重新划分消费税的中央与地方收入分配比例。改革必然伴随挑战,可采取适度扩大征收范围或更大程度的差异化税率予以应对。

拓收入、促消费

消费税改革红利多

不同于其他税种,消费税的改革方向早已敲定。2019年9月,国务院发布《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将“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列为主要改革措施。

改革未曾止步。2021年,“十四五”规划纲要对消费税改革提出“调整优化消费税征收范围和税率,推进征收环节后移并稳步下划地方”的明确要求。“这进一步明确了消费税改革的重点领域是强化消费税的调节职能,充实地方财力。”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德勇对记者说。

消费税已是我国主要税收收入项目之一。过去一年,国内消费税规模超1.6万亿元,占全年税收收入约16.8%。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副教授孙鲲鹏对记者说,消费税收入下划至地方将缓解地方财政收支紧平衡的问题。如果在当前消费税收入基础上直接下划50%,预计将为地方带来约8000亿元的收入。

拓展地方收入来源的同时,受访专家同样看好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对地方消费环境的改善。

长期以来,消费税主要在生产环节征收,客观上造成了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过程中“重生产、轻消费”的目标导向。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代志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将消费税的税源归属从生产地转向消费地,消费税纳税地也会出现结构性调整,对消费可能有一定的激励。

在他看来,健全地方税体系是撬动政府间财政关系改革、优化国家治理结构、提高国家能力的关键所在。“具有调节税负与消费功能的消费税应成为新一轮地方税体系改革的‘排头兵’。”

分配存量与增量成关键

自1994年开征以来,消费税经历数次重大制度调整,税目已演化为15个。尽管改革大方向明确,但多位受访专家同时提醒,开展消费税改革应基于稳妥实施原则,从成熟的科目入手开展试点,并尽可能减少负外部性。

对于如何推进消费税改革,《方案》曾提出先对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等条件成熟的品目实施改革。相较于作为消费税收入主要来源的“烟酒油车”,高档手表、贵重首饰等具有奢侈品特征的非生活必需品在消费税收入中占比较小,虽对改善地方财力的实际意义不大,但作为改革试点,其好处是对政府与市场的影响可控。

代志新强调,本质上,消费税具有很强的中央税属性,不宜将大多数商品的征收环节后移。未来推进消费税改革,应侧重于重新划分消费税的央地税收分成比例。

在收入分配原则上,《方案》曾要求“存量部分核定基数,由地方上解中央,增量部分原则上将归属地方”。受访专家也认为,开展改革首先要确保中央与地方既有财力格局稳定。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副院长田志伟告诉记者,消费税本来是中央税,“中央保基本、地方拿增量”的分配方式可以规避改革对中央财力造成影响,预计各地消费税收入的“存量”与“增量”会按照不同比例分配。

在具体操作上,代志新认为,可以借鉴1994年的“两税”返还(增值税和消费税税收返还)制度安排,地方上划消费税收入,由中央给予消费税税收返还,返还额以各地上划的消费税收入增长率为基础逐年递增。

采取差异化税率适应改革

消费税改革不仅事关中央与地方财力分配再调整,还伴随着行业内部税负与地方税基的调整,面临多维度考验。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副教授、财税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桦宇向记者指出,消费税若在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各个地方实际征收到的消费税收入与各地人口规模、消费习惯等密切相关。从规模上看,东部地区新获得的财政收入会更多一些;而从税收基数来看,消费税改革后东北地区和中西部地区的财政收入增长率会更高。

按照中银证券研报分析,假设消费税改革中全部税种征收环节后移,并按50%比例下划地方,将分别增加东、中、西、东北地区省份税收收入3308亿元、1560亿元、1593亿元、500亿元。

多位受访高校学者主要担心当前税收征管机制适配性不足、易引发横向税收竞争等潜在问题。代志新指出,为争夺税源,地方政府或采取减免税款与财政返还等方式压低消费税实际税率;同时,征收后移还会导致部分消费税税基分布不均,引发新的财政横向不平衡的问题。

市场机构更加关注征收环节的调整对相关行业的影响。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指出,从理论上推演,征税环节转变使得消费税负担主体发生变化,消费税与附加税费的计税基础亦会改变,因此生产企业及经销商之间的定价政策和他们之间的合同条款可能需要重新制定,相应的出厂价格亦需重新考量;由于价格发生变化,生产厂家的激励政策或促销政策亦需考虑进行调整。

为适应改革带来的一系列挑战,受访专家建议,适度扩大消费税征收范围,对目前尚未纳入征收范围的或者税率较低的某些奢侈品进行征收或者提高税率;同时,保持烟、酒、成品油、乘用车等在当前消费税中占比较大商品的税率基本稳定。

(编辑:文静)
关键字: 消费税
分享到: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